筆趣看 > 星辰變 > 第六章 掌控權之爭

第六章 掌控權之爭


        柳名翰和柳家家主相視一眼,之后柳名翰略微不好意思一笑道:“這事情還是我來說吧,秦先生,我們的確是有求于秦先生,只是這個要求說出來有些過分。”

        秦羽眉頭一皺。

        要求過分?

        如果過分,為什么還要提呢?

        秦羽明白這是對方以退為進的說法而已,但是已經收了人家的東西豈能不幫忙,當即淡笑道:“柳家主評說,我知道我的能力,如果能辦定會給你辦,如果實在不行,丑話說在前頭,能力不夠辦不了那是沒辦法的事情。”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柳家家主當即道。

        “云路,還是直入主題吧。”柳名翰在一旁說道。

        “是,大長老。”柳家家主點頭,隨即對秦羽道,“這個事情便是有關于‘傳送陣掌控權之爭‘,這掌控權之爭每百年舉行一次,再過十年便是新的一次掌控權之爭了。盧要秦先生幫忙,幫我們柳家奪取那傳送陣掌控權。”

        秦羽微微皺眉道:“事情說清楚點,什么傳送陣掌控權?”

        柳家家主一笑道:“是我說得太急了,事情是這樣的,每個星球都有好些個傳送陣。每年單單靠傳送陣賺取的元靈石,便是一個駭人的數目。所以在我們楓月星,每百年,三大家族總有爭奪一次這傳送陣的掌控權。一旦勝利了,百年內,傳送陣掌控權便歸這個家庭。”

        秦羽點頭:“我明白了。但是我想要先問一個問題,你們三大家族,各自的家族到底有多少錢財呢?”

        柳家家主一怔。

        “柳家主如果不愿意說也沒問題,我知道這個問題有些莽撞。”秦羽淡笑道。

        柳名翰伸手道:“不,還是我來回答吧。看秦先生問這個問題,看來在自己家族或者宗派中,根本不管錢財分配,也沒有仔細想過吧?”

        秦羽赧然一笑。

        “這、這的確如柳先生所說。”秦羽只能如此回答。

        柳名翰點頭道:“秦先生你看到我們家族那么龐大、那么風光,可是你根本看不到我們要維持如此巨大的家族,要維持那么多護衛的存在,還有客卿等高手。每年要消耗多少元靈石!”

        “說到一個家族的財富,雖然我柳家流傳這么多年來,但是也只是收入略微超過支出而已。比如這次請秦先生當客卿,一塊客卿令牌,做工以及礦石材料等等,價值數萬。那傳訊靈珠更是珍貴。雖然正常價值十幾萬,可是想要購買,渠道非常隱秘。我們也是花了近乎三十萬買下。還有十塊上品元靈石,也價值十萬。這三樣加起來就大幾十萬。而且每年還要供應客卿元靈石修煉。”

        秦羽明白,所謂的大幾十萬,是指大幾十萬的下品元靈石。

        “這才是一個客卿,我們柳家如今也有九個客卿。同時還有近千名天仙高手。同時還有數萬家族子弟,消耗是何其地大?”

        柳名翰苦笑道:“而在仙魔妖界,想要賺取元靈石。一個是開采礦石以及一些藥草靈花,另一個就是當星際商人,最后一個便是掌管一個星球的傳送陣。其中賺取元靈石最多的,應該還要屬控制這星球傳送陣。”

        秦羽心下明白了。

        一個大家族,如果既不開采礦石等等,也不搞商業,也不掌控星球傳送陣,根本沒有多少人會免費為這個家族效勞,包括那些客卿。

        而且沒有元靈石,家族的子弟修煉速度自然緩慢之極,很容易被別的勢力超過。

        “維持一個大的家族,的確挺難的。”秦羽感嘆道。

        自己的秦氏一族,在潛龍大陸因為絕對的武力優勢,還有過去成為皇族的原因,使得秦氏一族在潛龍大陸的潛勢力大到極點,只要維持正常,絕對不會出問題。

        秦氏一族如此輕松,就是因為競爭不激烈。

        但是在仙魔妖界,各大家族、各大勢力,強大者如禹皇、玄帝這等站在頂端的,他們也要和其他強大的仙帝甚至于魔界、妖界高手爭斗。而小勢力如柳家這樣的在一個星球上稱霸的家族,同樣要和另外兩個家族競爭。

        “柳先生繼續說。”秦羽看著柳名翰。

        柳名翰點頭道:“秦先生,你剛才問我柳家資產有多少,我可以告訴你,如今我柳家的庫存元靈石,加起來也就一億左右。”

        一億下品元靈石,相當于100塊極品元靈石。

        “如果沒有任何收入,這一億,也只能維持柳家婁百年而已。而你知道一旦掌管傳送陣,一百年的利潤有多少嗎?”柳名翰反問秦羽。

        “對于這我倒是不清楚。”

        實際上,秦羽連傳送陣一次一般需要多少元靈石都不清楚,更別說這個一百年利潤了。

        柳名翰雙眼放光道:“這星球傳送陣,臨近的星球一般需要四塊到十塊下品元靈石,距離遠點的就需要一百塊左右,距離最遠的需要近乎一千塊。”

        “打斷一下,柳先生,這個傳送陣最多傳多遠?”秦羽詢問道。

        柳名翰笑道:“傳送陣又能有多遠,最遠的距離也不可能超過一個星系。”

        秦羽一怔。

        說實話他還真地沒想到有那么貴。須知藍灣星域就有十個星系,看來要穿越一個星域的路費要過萬,而從這要到妖界,沒有幾十萬上百萬琮不行。

        “每天都有不少人使用傳送陣,一天的利潤就有好幾萬,一年下為也有近乎一千萬了,一百年下來就是十億左右。”

        柳名翰深吸一口氣:“只要得到一次星球掌控權,就可以讓我柳家輕松數千年。”

        十億,足夠柳家維持數千年了。

        “敢問柳先生,你們柳家從古到今掌控過這傳送陣幾次?”秦羽探尋道。

        柳名翰不好意思一笑道:“這個……我柳家源遠流長,歷史也有幾百萬年,然而這百萬年來也只是控制過這傳送陣……一次!”

        “一、一次?”

        秦羽瞪大了眼睛。

        老天!

        柳家好歹是三大家族吧,百萬年來至少有上萬次的爭奪傳送陣控制權的機會,可是上萬次之中,柳家竟然只控制過一次?

        這還叫三大家族之一么?

        柳名翰和柳家家主都有些不好意思。

        柳名翰苦笑道:“秦先生,你不要取笑了。這事情說起來……唉!這唯一一次得到掌控權,還是數十萬年前的事情了。這些年來,我柳家要維持如此巨大的家族,一直是努力經商,至于礦產,這么多年有價值的早就挖空了。這些年我們柳家一直過得很拮據啊!”

        柳家家主也點頭道:“的確……秦先生,你也見到了。你的那個徒弟柳寒舒,如果在數十萬年前,凡是我柳家子弟,就是他們那些小輩,一年也是可以得到一塊下品元靈石的。可是到如今,就是一塊下呂元靈石,也是需要那些小輩子弟經過競爭,唯有排名靠前才能得到。”

        說到這,柳家家主也很是辛酸。

        秦羽無話可說了。

        “主人,他們還真是可憐啊!沒那么多錢還如那么多人馬干什么?”朔燕的聲音在秦羽心底響起。這是心念交流,唯有靈魂上有聯系才能如此。

        秦羽聽到朔燕的嘀咕也是淡然一笑。

        一個家族?

        他舍得放棄那么多人馬嗎?

        “兩位,說實話我還是不明白。難道你柳家和另外兩家差距很大?這百萬年來,每百年一次的掌控權爭奪竟然只是贏到一次?”秦羽還是想要問。

        因為……

        秦羽心動了。

        對另外兩家的財富心動了,如果另外兩家得到控制權次數極多,說明另外兩家的財富可能就非常的大。到時候……直接搶了那首領的財富就是。

        極品元靈石——秦羽可是最需要的,而且楓月星就幾個金仙。秦羽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差距很大?不,我們柳家論實力,還排在第二。那排名第三的王家,百萬年來更是一次沒有得到過掌控權。”柳名翰當即出聲道。

        秦羽臉上表情一僵。

        “你的意思是……排名第一的嚴家,這么多年來那傳送陣的掌控權一直在他們手上?他們財富以及勢力遠遠超過你們?”秦羽對這個‘嚴家’動心了。

        這么多年一直掌控那傳送陣,這要有多少財富啊!

        隨便搶個幾百塊極品元靈石,自己的劍仙傀儡使用起來就不需要那般小心翼翼,唯恐將能量耗光一樣。

        畢竟只要極品元靈石足夠,自己的劍仙傀儡,就是一個不死的劍仙啊!

        劍仙傀儡的堅韌程度秦羽可是知曉的,還沒見過什么可以破掉劍仙傀儡的防御。

        “對,這此年那傳送陣的掌控權一直在嚴家手上。”柳名翰點頭。

        “哦……跟我說說這個嚴家的情況。”秦羽眼睛一亮。

        “可憐的嚴家,你慘了。”在秦羽身后的朔燕和臧元心中都有了這個念頭,身為秦羽的仆人,他們都知道秦羽的劍仙傀儡,自然明白秦羽打的什么主意。

        柳名翰笑道:“這事情自然要說,若不是這嚴家,我們柳家早就控制那傳送陣了。”

        “嚴家第一高手,如今的嚴家大長老‘嚴高’,是一名劍仙,而且還是……六級金仙的劍仙。”柳名翰很是鄭重地說道。

        “柳先生,敢問你的功力多少?”秦羽反問道。

        “我……如今才二級金仙,實力遠遠不能與那嚴高相比。”柳名翰不好意思說道。

        秦羽搖頭。

        劍仙本來實力就強,對方還是六級金仙,你柳名翰能夠奪到那才奇怪呢。不過一個六級金仙的劍仙,自己還是吃得下來的。

        “嚴家除了一個嚴高,還有一個金仙,那個金仙我倒是不放在眼里。”柳名翰自信道,“我煩惱的就是這個嚴高,如果能夠解決嚴高就一點問題沒了。”

        秦羽故意眉頭一皺。

        看到秦羽眉頭一皺,柳名翰二人心中一顫。

        “兩位,你們要我幫你們奪取那掌控權,我如何幫你們奪,你們還是明說。”秦羽淡然道。

        柳名翰當即道:“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在十年后那爭奪比試上,幫忙取得比試勝利。那次分為三場比試,誰贏得兩場即可。”

        “另外的辦法。”秦羽當即說道。

        “另外一個就是幫忙將那嚴高給……殺了!”柳名翰眼中冷光一閃。

        對于這個嚴高,柳名翰早就恨之入骨了。

        秦羽眉毛一掀。

        要殺嚴高?

        自己是打算去殺嚴高,而且還想要奪取嚴家的不少極品元靈石呢!

        “唉,劍仙,攻擊力最強的仙人,而且還是六級金仙。這個難度很大……非常得大啊!”秦羽無奈道,“至少我是沒有辦法的。”

        “真的沒有辦法?”柳名翰和柳家家主都有點擔心了。

        秦羽沉吟片刻。

        柳名翰眼睛一亮,連忙道:“我記得秦先生說過你的師門長輩要去妖界,那你的師門長輩應該在藍灣星域吧?這個……”

        “不用多說,我知道你的意思。”秦羽擺手嘆息道,“我的師門長輩實力的確比較強,要殺一個六級的金仙嘛……也是有把握的。”

        柳名翰和柳家家主臉上情不自禁有了笑容。

        秦羽苦笑道:“只是我一個晚輩,怎么好命令我的師門長輩呢?無緣無故地讓師門長輩去殺一個六級金仙的劍仙,我那師叔不罵死我才怪。”

        “這……”柳名翰和柳家家主都皺眉了。

        “真的一點辦法沒有?有什么條件,我柳家只要能夠辦到的一定幫忙。“柳名翰當即說道。

        他柳家反正才一億的錢財,就是全部拿來消耗光也不在乎。相比于傳送陣掌控權,明顯掌控權更加重要。

        秦羽沉吟片刻,眼睛一亮道:“其實呢,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我的師叔如今正在煉制一件秘寶,極度的需要極品元靈石。只有極品元靈石那么業績的能量才可以。所以……只要你們能夠提供足夠多的極品元靈石,就可能打動我的師叔了。到時候再靠我對我師叔的影響力,想必有可能的。“

        秦羽繞了一個彎終于露出了他的狐貍尾巴。

        “極品元靈石?”

        柳名翰和柳家家主感到呼吸一窒。

        二人心中都不禁感嘆,果然不愧是大勢力的人啊,煉制一件秘寶就要大量的極品元靈石。[筆趣看  www.fejgpd.live]百度搜索“筆趣看小說網”手機閱讀:m.biqukan.com


  (http://www.fejgpd.live/3_3048/13580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