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星辰變 > 第二十章 護法

第二十章 護法


        赤血洞府勢力范圍方圓八百萬里,而赤血領便是這方圓八百萬里的核心區域,有一半的修妖者聚集在此,此處明顯比海底其他地方繁華漂亮的多。

        此刻,秦羽和侯費已然進入了赤血領。

        赤血洞府領下的方圓八百萬里的修妖者差不多有十萬左右,一千個修妖者之中才能有一個元嬰期。也就是說整個方圓八百萬里元嬰期高手近百,不過高手大多潛藏在自己的洞府。

        赤血領實際上是一巨大的海底山脈,山脈許多的山峰上建有一座座的洞府宮殿,一般一座宮殿內都是有十幾個修妖者,同時還有數千的先天境界的妖獸聽令。

        大的宮殿甚至于有過百修妖者,妖獸更是無數。

        “嘎嘎,這些修妖者真是他丫的會享受啊,你看看,那些個洞府……嘖嘖,還真是豪華。”侯費看了看遠處一座座山峰上的宮殿,不自禁地贊嘆道。

        秦羽一掃遠處一座座宮殿,并沒有太驚訝:“修妖者可不是凡人,建造洞府自然輕松的很,而且他們還可以命令一些先天境界的妖獸幫忙,萬斤巨石在俗世就很難搬動,對修妖者卻輕松的很。咦!”

        秦羽目光忽然投向北方一座巨大山峰之上。

        侯費也是眼睛一亮,看向遠處一座巨大的山峰,那上面有一座豪華之極的宮殿,比之凡間的皇宮都差不了多少。

        那最大的宮殿坐落在赤血領最高的那座山峰,那山峰最上面的一截山峰整個被截斷,形成一方圓數十里的平面,這巨大的平面上正有一座高大豪華的宮殿——赤血洞府。

        群星環繞,赤血洞府便是在最高處。

        赤血洞府,占地方圓數十里,內的庭院座座,樓閣遍地,在宮殿之外便有一隊隊修妖者護衛巡邏,在宮殿之內還有一些妖媚的女性修妖者擔當侍女舞女等等。

        赤血洞府。

        秦羽遠遠便看到了那幾個大字。侯費也很是驚異看著那座宮殿。他可是比秦羽更加不堪,秦羽好歹在潛龍大陸見過皇宮,自己住地王府也不小。可是侯費過去也就見過竹屋。

        “丫的,真是浪費啊。這么大的宮殿,赤血洞府才幾個人,不過呢,如果讓我住進去……才不埋沒如此大如此豪華的宮殿啊。”侯費眨巴眼睛在一旁說道。

        “白癡。”

        三個修妖者從一旁飛過,聽到侯費所說不屑道。

        在赤血領內修妖者們三五成群從一座山峰飛到另外一座山峰,秦羽一眼看去便看到近千的修妖者在四處飛行,相比于其他地方。這赤血領的修妖者的確是多。

        “太,給你家爺爺站住!”

        侯費猛地一聲大喝,火眼發出駭人的光芒直接盯著那三個修妖者,那三個修妖者竟然一驚。似乎被剛才侯費那么一喝給嚇得呆住了。

        侯費全身猴毛都開始豎起來了:“丫的,你們竟然敢罵你家爺爺,你們跟我聽著,你家爺爺名叫侯費……”不容侯費說完,另外三個修妖者也高喝了起來。

        “你這個毛猴竟然囂張,這赤血領誰不知道我們三兄弟,滅了他。”說完三位修妖者便各自拿出武器便動手。

        侯費眼中閃過一絲血紅。

        “蓬!”“蓬!”“蓬!”“蓬!”“蓬!”“蓬!”

        只看見三道黑色棒影閃過,一陣骨頭碎裂聲響起,三位修妖者便慘叫著呼嘯著被砸飛了出去。

        “嘎嘎。跟我斗,找死。”侯費囂張的揮舞著黑棒。

        秦羽靈識一掃,發現那三個修妖者只是雙腿斷裂而已,侯費并沒有發狂將三人都殺死了,畢竟這是赤血洞府的大本營,侯費也知道事情地輕重。

        “放心,他們沒死。”侯費不在意地抗著黑棒道,忽然侯費那雙火眼亮了起來。

        ######

        背負雙手,查珀直接從赤血洞府的正門飛出。他身后也跟著十三護法中的四位,分別是白陰、冉藍、牧旭以及庒鐘。這四位護法之中以白陰為首。

        “走,去硯連峰。”查珀直接是說道。

        “副洞主,那硯連峰地酒真是不錯,真不知道硯連那個老家伙到底怎么煉制的。”白陰在查珀身旁笑道。白陰一身白色戰甲,顯得風流倜儻英俊不凡。

        冉藍冷笑道:“那硯連還以為自己是什么人,直接讓他交出那煉制之法,否則殺了了事。”冉藍頭發一半是青色一半是黑色,連他的臉也是一半黑色一半青色。

        牧旭則是酷酷的不言語。

        庒鐘則是一個老好人摸樣,總是微笑著,然而其他幾個護法卻知道這庒鐘是多么地陰狠。

        這五人飛至半途,忽然——

        “轟!”

        遠處山石碎裂響動,查珀幾人頓時朝那個方向看去,只見一道淡淡的彩光散發出來,查珀幾人頓時眼睛一亮,幾乎是剎那同時朝那個方位沖去。

        “嘎嘎~~大哥,怎么樣,我一出手那鐵定是差不了。”侯費再次弄出了一個寶貝——五夜紫花。這花一旦成熟開放,如過了五日無人來采,便會自動掉落失去藥效。

        秦羽眼睛一亮:“無夜紫花,這可是煉丹的寶貝,價值絕對堪比一件上品靈器。”這種煉丹寶貝侯費卻是不喜,直接扔給秦羽,秦羽伸手接過。

        “住手!”

        隨著一聲大喝。五道人影一下子就出現在秦羽身前,正是查珀等五人,查珀等人剛才可是親眼看到侯費將這寶貝給挖出來,其中的藍染護法不顧其他,直接身上來奪。

        秦羽眼中寒光一閃,怒喝道:“滾。”閃電般,秦羽一腿踢出。

        “蓬!”

        秦羽和冉藍同時飛退,二人竟然不分上下,秦羽靈識一掃便發現對放達到了元嬰前期,秦羽每次修煉的過程便是**淬煉構成,身體比一般的妖獸強地多。這冉藍雖然元嬰前期,單論**卻是不如秦羽。

        秦羽和冉藍相視一眼,彼此都感覺對方的不好惹,查珀幾人也發現了秦羽和侯費并不是那種容易欺負地人。

        白陰卻是上前一步。

        “這五夜紫花是我赤血洞府之物,我家副洞主早早便知道這里有五夜紫花,奈何這五夜紫花必須成熟才可采摘。而且也不能太遲,遲過五夜,這五夜紫花就無用了。你們還請物歸原主。”白陰微笑著說到,一幅彬彬有禮的摸樣。

        “放屁!”侯費在就怒發沖冠,全身猴毛直接豎起,嘎嘎怪叫道,“什么你家洞主早就知道此處有寶貝,如果早知道,為何不移植到洞府里面。更何況,這五夜紫花是處于山石地底之下。你們怎么知道?”

        侯費一雙火眼光芒四射,全身氣勢爆發,竟然壓住對方幾人一頭。

        自己親自采摘地東西,現在他人竟然要來奪,這侯費怎么能夠氣平,怎么能夠不怒?

        “丫的。聽到沒有,讓你們滾蛋。否則侯爺我直接將你給砸成肉餅。”侯費盯著四人怒斥道,暴虐的其實駭人的很。神獸的氣勢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過查珀幾人還沒勢力辨別出侯費是神獸。

        一般辨別神獸,是憑樣貌等特征。侯費這‘火睛水猿’實在是太希罕了。按照讕叔所說,整個海底修妖者世界也就這么一個,其他人從未見過,自然不清楚侯費的底細。

        “我乃赤血洞府副洞主查珀,此物是我赤血洞府之物,你們沒有聽到嗎?”查珀的聲音響起,話語中蘊涵著絕對的蠻橫。

        “查珀?赤血洞府?”一旁地秦羽冷笑道。

        查珀等幾人可是赤血嶺的頂層人物,平常誰敢跟他們斗。現在眼前的二人似乎并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一個副洞主,還有四位護法豈能忍受這口氣。

        “動手!”

        查珀忽然喝道。

        “嘎嘎,來的好。”白陰幾人還沒有出手,侯費卻是興奮的嘎嘎怪叫,舞著一桿黑棒便沖向幾人。侯費是何等身份?元嬰中期的神獸啊,而眼前的幾人,最強的查珀和白陰也就是元嬰中期,冉藍、牧旭更是只有元嬰前期,那庒鐘卻只有金丹后期,當然庒鐘真正實力反而比冉藍牧旭強上一些。

        一個元嬰中期的神獸,堪比洞虛期高手,這么沖進去。

        “轟!”

        黑棒攜帶著萬鈞之力,劃破了水流,轟燃砸在了白陰的兩尖刃上,甚至于砸彎了兩尖刀直接砸在白陰身上,白陰吐出一口鮮血直接拋飛出去。

        “嘎嘎,痛快,痛快!”

        候費興奮地大叫,當初無論是和秦羽動手,還是和內谷中地妖獸動手,候費都不敢用全力,就怕殺傷了人。此刻他卻是毫無顧忌,剛才一棒可是盡情揮舞。

        查珀、冉藍、牧旭、庒鐘四人臉色大變。

        一棒就砸飛元嬰中期地白陰?白陰連反抗能量都沒有!

        “嘎嘎,再來。”候費雙眼放光,黑棒霎那化為五六條棒影轟然砸過去,只聽得那一聲大喝,單手一伸一巨大的盾牌出現,棒影都砸在盾牌上。

        隨著轟響,庒鐘整個人被砸入山石中。

        “停,停,誤會,誤會啊!”

        “再來一棒。”候費還管查珀高喊什么,又是一棒砸過去,秦羽也驚異此刻候費黑棒的速度,只感覺候費剛用力,黑棒就到了對方面前一般,力量和速度都達到了一個恐怖地步。

        候費驀地嘴角有了一絲邪笑,竟然在棒子砸過去的時候,腰部用力猛地一震黑棒。

        黑棒頓時微微彎曲,而后猛地朝兩個方向來回震蕩。

        “砰!”“砰!”“砰!”“砰!”……

        那一棒剛好插在冉藍和牧旭二人之間,黑棒來回砸在二人身上,二人的妖元力根本抵擋不住那種重擊,都是被砸的飛退開去。

        “吃我候爺一棒!”

        候費猛地躍起,施展全力就揮起黑棒然而猛地朝查珀當頭砸去,那查珀霎那就化為了一條百米長的巨大赤血水蟒,然而根本沒有等他有反應,候費的黑棒已經降臨到赤血水蟒的頭部。

        不,準確來說,黑棒距離赤血水蟒還有一指的距離。

        “呼呼!”

        因為極速引起的勁風讓海底水都洶涌了起來,那赤血水蟒兩通紅的蛇眼眨了眨,呆看著距離自己頭部一指距離的黑棒,這才驚醒過來,然而連忙變回人形。

        “在下查珀,見到先生如此高手,實在喜不自禁,剛才都是在下魯莽。”那查珀變臉之快讓一旁冷酷地秦羽都不禁有了一絲微笑,查珀如此,其他四位護法也都開始恭維了起來。

        秦羽心中暗贊著候費知道輕重。

        打一頓就算了,如果殺死查珀,那他背后的查洪就要出手了。查洪可是洞虛境界的高手,而且又是赤血水蟒,達到洞虛境界的赤血水蟒,就是候費也沒有必勝把握。

        候費似乎很享受對方的恭維,一來二去連身份都交代了,甚至于都稱兄道弟了。

        “候費兄弟,你們在這赤血領有沒有住處啊?”查珀眼珠一轉,當即說道。

        候費不在意道“沒有,要有我還在這閑逛啊,我是和我大哥到這逛逛,赤血領修妖者的確多,比其他地方都多得多,在這個地方住下來也不錯。”

        查珀當即笑道;“啊,既然如此,那就住我赤血洞府吧。侯費兄弟實力高超,擔當我赤血洞府護法是綽綽有余,一旦你擔任,我直接將一千護衛直接給你調配,怎么樣?”

        “咦,護法?”侯費眼睛一亮似乎有點心動了,忽然看向查珀道,“這事情還要看我大哥流星,大哥他答應我就答應。”

        修妖者世界,實力才代表一切。查珀看到侯費驚人實力自然拉攏,此刻聽到侯費所說,想到剛才秦羽和冉藍的交手,實力應該不弱于一般的護法,當即有了定計。

        “流星兄弟,如果看得起我赤血洞府,你也請擔當我赤血洞府地護法,如何?你們兄弟一起,和我們一起逍遙自在,我保證這方圓八百萬里無人敢惹你。”查珀打著包票道。

        “哦,護法?”

        秦羽看向了查珀,臉上有了一絲笑意。[筆趣看  www.fejgpd.live]百度搜索“筆趣看小說網”手機閱讀:m.biqukan.com


  (http://www.fejgpd.live/3_3048/13578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