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第185章 168.1

第185章 168.1


        第185章

        從這一天起,  孟家仨團子就如同被打開了某個神奇的開關一般,整個畫風就同以往不一樣了。

        在此之前,仨團子每日里除了吃喝拉撒之外,  最大的愛好不過是哥仨抱團玩,也因此,甭管是身為母親的周蕓蕓,還是兩位奶娘,都顯得格外的輕松。

        順便說一句,  就在仨團子開口說話的兩天前,  周蕓蕓辭退了兩位奶娘,  她無比自信的認為,  自個兒能夠照顧好仨團子。當然,是在劉嬸她們的幫襯下。

        然而,現實簡直殘酷到無理取鬧。從這天起,噩夢終于降臨。

        姍姍來遲的噩夢清楚的告訴周蕓蕓,  做人真的要腳踏實地,千萬不能驕傲自大。這不,什么能照顧好仨團子,事實的真相卻是仨團子將所有人都折騰了個人仰馬翻,不得安寧。

        從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跶,到連貫的開口說話,  其他孩子用了多久周蕓蕓并不知曉,她家這仨只用了兩天。更可怕的是,先前一直只會爬行,  甚至連爬都懶得爬的這仨,仿佛一下子被觸發了某個機關一般,仨團子齊刷刷的開始學起了跑步。

        沒錯,不是先學走路再跑步,而是連走都不會走,卻已經迫不及待的學起了跑步。

        還是邊跑邊瞎逼逼的那種。

        什么形容詞都無法形容在這之后的雞飛狗跳。仨團子用自己的例子成功的告訴他們爹娘,他們是三胞胎。

        傳說中,雙胞胎的威力絕不是一加一那么簡單,而是獨一個孩子的至少三倍以上。那么三胞胎就不是加倍的問題了,而是直接平方了。

        等周家阿奶手頭上的事情暫且告一段落后,她抽空來了一趟孟家,來探望她的好乖乖并仨團子,還打算通知一個事兒,那就是大金的親事有著落了。然而,她什么都沒來得及說,就親眼目睹了一場大混亂。

        彼時,仨團子已近一周歲,小胳膊腿兒既有肉又結實,這時候的他們已經不再滿足于在小小的臥房里玩鬧了,而是直接沖開房門,在大院子里高聲笑鬧叫喊著橫沖直撞。

        周家阿奶尚不曾走進第三進院子,就已經聽到了獨屬于孩子們的喧鬧聲。因著老周家素來人丁興旺,加上原先在大青山一帶時,村里的孩子也都是撒歡了玩鬧的,周家阿奶還不曾覺得有異樣。

        直到她踏入了三進院子,親眼目睹了孟家仨團子手腳并用的爬上高高的梯子,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從滑梯上沖下來后,她才真正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狠狠的用手抹了一把臉,周家阿奶一個沒忍住就高吼起來:“這是咋的?養崽子還是養猴子呢?”

        因著先前圍追堵截已經累得快喘不過氣來的周蕓蕓,一手扶著腰,一手扶著滑梯,帶著滿臉的生無可戀幽幽的看過來,嘆道:“阿奶,我這是在養祖宗呢。”

        還是仨祖宗。

        要命的仨活祖宗。

        只能說,要是早知道小孩子的精力多到這般夸張的地步,周蕓蕓一定會聽周家阿奶當初的話——崽子要一只一只的下。

        可惜,事實就好像故意先麻痹她,再給她致命一擊似的。先前仨團子就跟蓄力一般,表現得如此人畜無害,結果回頭就來了個連環暴擊,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不說,甚至讓她開始懷疑人生,并且再不敢興起懷第二胎的打算。

        一胎就能有仨要命的活祖宗,再來一胎,天知道還會發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仨團子之一的二虎似乎玩膩了爬上再滑下的蠢游戲,再又一次從滑梯上沖下來之后,沒有再回頭繼續爬高,而是轉身飛奔去了一旁的搖搖馬。

        不等周蕓蕓緩過氣來追上去,三虎也有樣學樣,只不過他的目標并不是搖搖馬,也不是自打裝好后就被閑置著的小秋千,而是一旁剛吃過點心正站在窗臺上打盹的小八。

        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小八奮力掙扎著從三虎懷里掙脫,然而便是如此,半空中還是飄然落下好幾片烏黑發亮的羽毛。再看小八,早已悲傷到無力保持平衡,只搖搖晃晃的勉強飛到院墻上,目光幽怨且哀傷的望著自家小主子。

        比小八運氣更壞的是小三山子,因為三虎雖偷襲沒能成功,尾隨他偷摸著過來的大虎卻成功的將立在相隔不遠處已經睡熟了的小三山子抱了個滿懷。

        這貨更蠢,直到身上的羽毛糟了毒手后,才堪堪醒轉過來,然而這會兒三虎卻已經成功跟大虎匯合了,沒叫它逃脫出去。

        站在院門邊上的周家阿奶:………………

        沉默了許久之后,阿奶終于找回了說話能力:“好乖乖,要不我回頭給你尋只狗崽子來?不不,一只肯定不夠,這樣好了,我給你按人數找狗崽子,仨虎子一人一只。你也別閑著,我再給你弄一籠小雞仔來,你閑了養雞,他們閑著逗狗,你說咋樣?”

        咋樣?

        當然不咋樣!

        “阿奶你別添亂了,我這已經雞飛狗跳了。”周蕓蕓苦著臉開口道,消瘦的身形和尖尖的下巴無一不在訴說遭受的苦難。

        她先前懷孕那會兒,腰身胖了不止一圈,哪怕是在哺乳期間,也沒見清減多少。當時她還憂心忡忡的,哪怕不算上輩子,這輩子也不是以胖為美的,哪怕孟謹元沒說什么,她心中還是難免有些介懷。

        結果,仨團子用實力向她證明了減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兒。

        先是輕而易舉的減了自己肥嘟嘟的肉兒,可份量卻是不輕反重了,弄得周蕓蕓一度認為他們小小年紀就練出了肌肉。當然,肌肉是沒有的,不過小胳膊腿兒的確結實了不止一籌,且身量也拔高了許多,因此看著是沒有以前肉乎了,可份量著實不輕。

        再就是周蕓蕓了。

        對了,也許還要加上孟家的仆婦。

        仨成天撒丫子上躥下跳的活祖宗啊,光是每天圍追堵截就已經去掉了半條命了。甚至周蕓蕓一度還真就計算了自個兒每天的奔跑距離,據不完全統計,她基本上每天要跑三個以上的三千米長跑。

        早中晚各一次。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關鍵在于仨團子腦子好使得不得了,明明是丁點兒大的人兒,居然還知曉狼狽為奸……咳咳,是分工合作。每次都有人專門作誘餌吸引火力,有人負責長途奔襲,還有人則隨機應變時刻準備著偷襲。

        周蕓蕓好幾次都不由的回憶起自個兒小時候,雖說真的記不清楚細節了,可她敢肯定,像仨團子這么大時,她應該除了吃喝拉撒啥也不知曉。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果然比人和豬都大。

        只這么片刻工夫,仨團子又鬧出了新花樣,小三山子終于重見天日了,這回遭了毒手的是周家阿奶。不過,這回他們用的是音波攻擊。

        仨團子輪流邊唱邊念著詩歌,從三字經到百家姓,隨后直接無縫切換到了詩經,聽得周家阿奶眼珠子越瞪越大,可來不及說些啥,仨團子又沖出去各玩各的了,順便把剛落下來的小八驚得尖叫一聲,抖著身上的肥肉一飛沖天。

        日子過得真難啊,在這么下去,只怕連倆鳥身上的肥膘都保不住了。

        ……

        ……

        沒錯,日子過得是挺不容易的,對于其他人而言也是如此。

        相較于孟家這邊單純的鬧騰,旁的地兒更不安生。

        像老周家那邊,周家阿奶倒是越忙越有動力,甚至越忙越年輕了。周家阿爹卻每每總是憂心忡忡的,他擔心他家小子娶不上媳婦兒,畢竟這個年歲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了,尤其京城這地方位于北方,姑娘小伙兒身量都高,更是流行早婚。

        周家阿爹深以為,再不趕緊些,好閨女就要被旁人挑光了。

        苦思冥想了許久許久,周家阿爹才剛想到自個兒可以找周蕓蕓幫忙相看一下,畢竟已出嫁的阿姐幫著娘家弟弟相看親事也屬尋常,尤其是在沒娘的大前提下。

        結果,還沒等周家阿爹付之行動,就被告知他親娘已經相看好了人選。這下子,莫說周家阿爹了,連之前格外淡定的周大金都被嚇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想想二房的葛氏,再想想天天被周家阿奶掛在嘴邊的劉春花,不難看出周家阿奶欣賞的孫媳婦兒是怎樣的類型。

        周大金深以為,這要是他未來的媳婦兒像葛氏那般,雖然外表土了點兒,但是性子格外善良,又勤快能干的話,那日子興許還有些盼頭。可若是跟劉春花似的,他估計他就是下一個三山子了。

        這一刻,嚇得跪下算個啥?他好懸沒直接給他阿奶磕頭了。

        奶啊,親奶啊,大房仨兄弟,他們三房可就他一個獨苗苗啊!!

        可惜的是,周家阿奶顯然不是那種能聽得進旁人建議的人。當然,賺錢法子另當別論。反正沒等周大金開口攔阻,周家阿奶就一臉喜色的去尋周蕓蕓了,就是回來的時候臉色不是那么好。

        不過,對于周大金來說,這樣更可怕了。

        他陷入了一個死循環,阿奶高興,他惶恐,阿奶不高興,他更惶恐。

        哎喲喲,這往后的日子可咋過呢?!

        ……

        老周家好賴還算是太平的,畢竟段數相差太多,就算想反抗也得看有沒有這個膽子,鬧騰不起來的結果就是,看著還挺溫馨美滿的。

        劉家那頭就不怎么美好了。

        就周三山那做派,到了京城后不久就忙著去結交讀書人了。這要是光結交也就罷了,橫豎也就是滿口子之乎者也,再不然就是品茗吟詩作對。劉春花對自個兒這個夫君沒抱啥希望,壓根就不指望他能養家糊口,因此最初她是睜只眼閉只眼的。

        不過,事情在三個月前發生了某些為妙的變化。

        在最初,周三山只是拿孟謹元的名頭說事,一說是他先生,二說是他妹夫,三說孟家對他這個大舅哥格外的看重。

        一不小心,牛皮就被吹破了。

        想也是,既然孟探花郎這般看重你,你倒是帶著大家伙兒去孟家走走呢。倒也不求孟謹元幫襯什么,畢竟誰都知曉一個剛入仕,且沒有后臺背景的人,是不可能在這么短時間里培養出自個兒的人脈的。可就算沒啥好幫襯的,能跟探花郎討論下學問也是好的。

        可很明顯,周三山不敢,他慫。

        其實,若是他今個兒真就一本正經的往孟家遞了拜帖,以孟謹元的為人做派,鐵定不會拒絕的。問題在于,周三山本身就底子虛,他既知曉自己不算孟謹元正經的弟子,更明白親兄弟跟堂兄弟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再說了,周蕓蕓出嫁前跟他的關系真心不算好,連相熟都稱不上,他再大臉也不好走周蕓蕓這邊,因此愈發的不安起來。

        這會兒,他開始想念他娘了。

        倘若周家大伯娘在,身為娘家女性長輩,于情于理周蕓蕓都不能拒絕見面。到時候,再順勢提出繼續求學一事,周蕓蕓便是不想答應也只能違心應承下來,不然便是不將長輩放在眼里。

        過程如何不重要,反正周三山堅信他娘就是有本事叫周蕓蕓老實就煩!

        可惜,他娘不在京城。

        委屈巴巴的看著好不容易結交到的朋友用懷疑的眼光望著自己,周三山既心虛又憤怒。雖說他那些說辭是略微夸張了一點,可嚴格來說,也稱不上是謊話。

        他是曾在孟謹元門下求學,雖說最初是三個堂兄弟一起的,可堅持到最后的不是唯有他一人嗎?

        妹夫這事兒也沒錯,反正他也沒說是親妹夫。堂妹夫難道就不算妹夫了?起碼周蕓蕓出嫁前,老周家尚未分家,哪怕后來分家了,一筆還能寫出兩個周字來?

        橫豎周蕓蕓就是他妹子!!

        終于,在連番擠兌之下,周三山心一橫,帶著新結交的朋友去了孟家。

        他沒敢往自家帶,倒不是懼怕劉春花,而是嫌丟人。雖說自家賃的小院子還不錯,家里也有仆婦,可誰叫他有這么個丟人現眼的婆娘呢?萬一叫新結交的朋友瞧見了,往后他還哪有面子出現在人前?

        于是,他就帶著一幫人直接就往孟家去了。

        慘案就此發生。

        那日并非休沐日,孟謹元大清早的就出門往翰林院去了,跟周三山等人完全錯過。

        待在后宅的周蕓蕓倒不會直接趕他們走,只叫人去前頭傳話,說自個兒是女流之輩,不方便出面招待,只是已經晉升為管家的劉叔明里暗里的嘲諷了幾句,暗指周三山不會做人,登門拜訪之前連個拜帖都不知曉遞,以為這是鄉下竄門子啊?

        若說劉管家還僅僅是落了周三山一個不大不小的面子,那么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完全算得上是慘案了。

        倆傻鳥被仨活祖宗折騰得灰頭土臉,只沒命的撲騰著翅膀往前頭飛,偏生它倆素日里吃太多也吃太好了,就算再使勁兒,也不過是從第三進飛到了第一進。

        只這般,還差點兒沒把它倆給累死。

        這不,正打算好生歇口氣,它倆就聽到了某個熟悉的聲音。

        準確的說,小三山子壓根就不記得那個跟自己同名的蠢貨了,唯有小八,早在周蕓蕓尚未出嫁之前,它就極是喜歡逗弄周三山,之后更是變本加厲的從逗弄變成了挑釁。每回看到周三山被自己氣得七竅生煙,它就格外的開心。

        “周三山你個蠢貨窩囊廢快別給咱們老周家丟人現眼了,趁早歇著吧!蠢成這樣還想考秀才?你連童生都考不上!!老娘怎么有你這么蠢的孫子誒!!”

        “考不上考不上考不上!孫子孫子孫子!”

        “周三山你個混蛋!你今個兒休想出我老劉家大門!看老娘不剁了你個王.八羔子!扶著往里捅都進不去的軟貨、軟蛋、廢物!你那兩個蛋比湯圓還軟!我劉春花一輩子都叫你給毀了,今個兒定要剁了你!!”

        “軟蛋軟蛋軟蛋!剁了你剁了你剁了你!”

        ……

        周三山呆若木雞,雖說有段日子沒見面了,可莫說八哥長得都差不多,單就是一開口那熟悉的感覺熟悉的配方,就能叫他瞬間回憶起不堪的往事。

        畢竟,成了精的鳥本來就不多,能叫人開口跪的更稀罕,至于能瞬間在周家阿奶和劉春花語氣切換自如的,估計就此一家了。

        都不用回頭看同來的學子面上是何神情,周三山只覺得自己完蛋了。

        完了,徹底完了,他這輩子都不用再費心思考走科舉仕途這事兒了,畢竟甭管在哪里考了童生秀才和舉人,最終還是要上京城考進士的。而偏生,他卻在最后一關被堵死了,哪怕他才華橫溢如同文曲星下凡般一路順暢直至高中狀元,有今個兒這一出,他也一樣完了。

        他的前程啊,毀了啊!!!!!!!

        帶著無盡的凄涼和絕望,周三山都不知道自個兒是怎么回去的,更不知曉那些同行的朋友是何時離開了他的身邊,直到回了自家的小院,他還沒有回過神來,只一副神魂俱裂的模樣,呆滯的走回屋里,立在當中。

        且一立就是大半日。

        等劉春花回家時,看到的就是一個與往日截然不同的夫君。

        “我不進學了,往后再也不進學了,不考科舉也不走仕途了。春花,你看我還能干啥,你說吧,我都聽你的。”

        前程俱毀,他娘又遠在縣城那邊,況且就算能回去,自個兒身無分文,他娘也是如此,兩個窮光蛋湊在一塊兒能有好日子過?還不如扒著自家婆娘,起碼娶妻這么久了,他每日里都是好吃好喝好穿,還有下人伺候。

        反正他再也沒有前程可言了,就這么過吧。

        劉春花一臉狐疑的上下打量著自家夫君,片刻后就自顧自做事去了,權當夫君又犯了癔癥。

        不過還真別說,這回周三山真就是說到做到,從此再也不提進學一事,連往日里最常去的茶樓都不去了,甚至連那一整片區域都不去了。最初他只老老實實的待在家里頭,哪怕后來終于出了門,也只待在商人這一片。

        倆傻鳥給他的打擊太大了,真的無異于滅頂之災。

        希望全然破滅的結果是,他徹底蔫吧了。

        等回頭劉春花終于察覺到不對勁兒,輾轉打聽出結果后,立馬沖到周家阿奶跟前告知此事。

        這對比親生的更像親生的阿奶和孫媳婦兒,一臉喜氣的相攜而來,齊齊湊到周三山跟前,跟唱二人轉似的把當時的情形重演了一遍,務必要做到徹底絕了周三山進學的希望。

        劉春花琢磨著,雖說本朝對于棄婦、寡婦再嫁秉持著支持的態度,可想也知曉她頭嫁都這么艱難了,二嫁還能容易到哪里去?再說了,周三山雖然窩囊了點兒,可勝在小模樣極好。況且窩囊配強勢,這才能長長久久不鬧騰。

        周家阿奶原就是個嘴硬心軟的,只不過因著素日里她的嘴巴不單硬還毒,以至于被人忽略了這一點。

        其實,若她真是個心狠手辣的,當初還能留著自家大孫女和大兒媳婦兒?到底是一家子,哪怕是奇蠢如豬的周三山那也是她的親孫子,能好好過日子,她自然是高興的。

        這一高興,周家阿奶就決定往后一定要抽空多來看看她這孫子,隔三差五的過來痛罵一通,務必不叫他再興起進學的念頭,頂好把他打擊得自信心全崩,好叫他知曉蠢貨就是蠢貨,想要改命重新投胎還比較容易些。

        ……

        比起上述兩家的雞飛狗跳,翰林院那叫一個平靜如流水。

        別看窮翰林,翰林官這個位置,一般人還真不敢得罪他們。讀書人,尤其是能耐的讀書人,那叫一個油鹽不進。當然,說好聽點兒那是不為五斗米折腰,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其實還不就是腦子一根筋,認定了個事兒說啥都不好使。

        哪怕俸祿真心不高,這身份地位卻是不一般,活兒還輕省。也就是最初那大半年里,一直跟在老翰林身后打下手,熟悉翰林院的情況,之后就松快多了。

        暖人,一壺清茶一本書。

        興許那些個急著往上爬的人會覺得待在翰林院里日子太難捱,可對于孟謹元來說,卻是他這二十年來,難得的輕松時光。

        至于升遷,莫說翰林官至少要當三年,哪怕三年之后也未必能夠升遷。孟謹元知曉自個兒的斤兩,從不奢求短時間內晉升,更何況他覺得自己已經完成了最大的心愿,成功通過科舉入仕,還進了天下讀書人夢寐以求的翰林院,成了真正的天子門生。

        這些還不夠嗎?

        當然,興許再過上個三五年,他的想法又會有所改變,可至少在當下,他覺得翰林院的日子過得既輕松又自在,且滿屋子的經史子集,還有那些完全不曾在市面上流通的古籍孤本,他只沉醉在書海之中,唯一能叫他分神的恐怕也只有家中的嬌妻幼子了。

        就是幼子鬧心了點兒。

        咳咳,嬌妻偶爾也會跟著鬧出點兒事情來。

        翰林院每日里都會提供吃食,不過多半地方還是流行一日兩餐制的,中午那頓也有,卻是茶水和點心。原本,在娶周蕓蕓之前,孟謹元也是這般過日子的。早起開火熬半鍋粥貼上餅子,然后吃一天,橫豎他對吃食也不是很在意,尤其在雙親過世后,想在意也沒法子了。

        結果,他娶到了一個對吃食格外有鉆研精神的媳婦兒。

        在孟謹元看來,女子喜歡女紅或者廚藝都很正常,畢竟被圈在自家那一畝三分地上,不尋些事兒來日子的確過得無聊。像周蕓蕓還跟他學了認字,雖說看不懂經史子集,可話本子、游記倒是沒什么問題,好賴多了點兒事情做。不過,對于周蕓蕓來說,她最愛的還是廚藝。

        愛就愛唄,這是很正當的愛好,還能給自個兒帶來福利,孟謹元相當支持。

        支持的后果就是,等周蕓蕓忙于坐月子和帶孩子的那幾個月里,他都只能每日里喝著茶吃著點心,湊合過中午這一頓。對比之前的美好日子,孟謹元頭一次發覺,其實他這人還是很在意吃食的。

        當然,孟謹元也可以讓家里的仆婦幫著準備飯菜,可并不是誰都跟周蕓蕓那般,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連會試時加熱飯盒的事兒都想得出來。

        孟家的仆婦,廚藝好的是有,可擅長的都是湯湯水水,或者是炒菜。哪怕天氣不冷的時候,那些油汪汪的菜一冷下來,看著就倒胃口,還不如繼續啃糕點呢。

        等周蕓蕓察覺到時,已經是仨團子即將滿周歲的時候了。

        滿周歲的仨團子早已斷奶,輔食也增加,偶爾還會嘗一嘗大人吃的飯菜。當然,那些所謂大人吃的飯菜也是周蕓蕓特地配出來的營養食譜,且為了哄這些小祖宗好好吃飯,她可算是絞盡了腦汁,費勁了心思。

        遙想當年看過的兒童便當盒,什么菜色飯團動物壽司等等,雖說周蕓蕓以前真沒做過這些,不過這些最重要的是創意并非做法。

        周蕓蕓一面回憶一面嘗試著,沒幾日就初步見了成效。

        既然出了成效,那就不可能單讓仨團子享受,況且他們還太小,也吃不了那許多。

        最初也是順手,周蕓蕓做了個便當,在某日清晨塞給了孟謹元,然后在晚間享用了一頓饕餮盛宴。

        周蕓蕓是迷茫的,她又沒當過官,咋會知道翰林院不提供熱飯菜呢?茶水和糕點什么的,哪里有正經飯菜來得好吃?哪怕給做碗面條下碗餃子呢,天天叫人啃糕點那叫個什么事兒!

        于是,仨團子的營養飯菜成了陪襯,給相公的才是重中之重。

        要便于攜帶的,還要營養均衡,美味可口當然是最基本的,外表養眼也是必須的。對了,還不能日復一日的吃相同的便當,不然多沒勁兒呢。好在如今天氣漸熱,倒是沒加熱包的事兒。

        只是,便當這玩意兒,偶爾會出點兒小錯。

        尤其在仨團子即將滿周歲之后,仨活祖宗起得比雞都早,弄得周蕓蕓每日里得先伺候好了仨小的,才有工夫下廚。即便這樣,等一切準備就緒,外頭的天還沒大亮呢。

        虧的這仨一直有睡午覺的習慣,不然周蕓蕓覺得自己就該考慮增肥的事兒了,太折騰人了。

        更折騰的人的是,仨活祖宗偶然一次看到了他們爹的便當盒,集體憤怒的抗議也要求同等待遇。這倒不是什么難題,橫豎就個飯盒罷了,唯一的難題是,他們要求完全同等的待遇。

        并非指里頭的具體內容,而是單純的指數量。

        哪怕吃不完也要!!!

        周蕓蕓愉快的表示,沒問題,反正這仨的食量加一塊兒跟孟謹元也沒差了。

        “這是你們仨的,這是你們爹的。”

        某日清晨,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周蕓蕓當著仨祖宗的面分了便當,結果一不小心就出了錯。

        明明是跟平日里一樣打開飯盒,且最近連著好幾日都是這般的,別說他了,周遭的同僚都習慣了,順便還會給他一個羨慕嫉妒的眼神。雖說只是吃食而已,可其他人還真沒那么講究,隨便啃兩塊綠豆糕墊墊肚子就成,橫豎翰林院放衙很早,餓不著。

        可餓不著不代表就不會好奇,尤其是跟孟謹元關系不錯的秦狀元。

        “今個兒是什么?我不搶,給我瞧瞧吧。”

        孟謹元伸手掀開了飯盒蓋子,緊接著整個人都僵在了當場,且差點兒沒忍住做出跟飯盒里的壽司一模一樣的動作來。

        飯盒里的壽司……

        雙手捂住臉頰,雙目圓瞪,嘴巴大張,呈現一幅經典至極的吶喊狀。

        然而,孟謹元是忍住了,秦狀元卻沒忍住,下意識的作出了跟里頭壽司一樣的吶喊狀。當然,僅僅維持了片刻。

        等回過神來之后,秦狀元一臉難以言喻的神情,放下手拍了拍孟謹元的肩膀,半是嘆息半是感概的道:“弟妹是個人才。”

        孟謹元:……這應該只是拿錯了飯盒吧?

        到了嘴邊的話,隨著秦狀元快步離開,最終還是沒說出口。孟謹元索性懶得管那貨想什么,只悠哉悠哉的吃起了他今日的午飯。橫豎味道沒差,就算外形略奇葩了點兒,又有什么關系呢?

        對了,話說回來,兩個飯盒拿錯了,自家那仨活祖宗一定會鬧騰不休吧?

        想到這里,孟謹元吃得更香了。

        作者有話要說:

        半夜里我家突然斷網了,于是蠢作者詩興大發……咳咳,又多寫了幾千字。

        面對汝瓷勤奮的自己,蠢作者覺得自己大概又忘記吃藥了。┐「e:

        ps:下圖是吶喊牌壽司。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40387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