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163|150.124.52.1

163|150.124.52.1


        第163章

        你才犯傻從炕上滾下來呢!

        要不是看在自家主子的面子上,那小廝真的很想噴小柳子一臉,可惜他沒這個膽子,偏因著地龍翻身乃是事實,愣是憋得他滿臉通紅。等他家主子排隊上完便所回來后一瞧,挑眉詫異的問道:“你傻了?”

        小廝:…………總有一天我要攢夠了錢贖身!!

        深吸了一口氣,小廝盡可能平靜的道:“少爺,昨個兒夜里真的地龍翻身了。您要是不幸的話,大可以往街面上去瞅瞅。咱們這幾條街倒還算是幸運的,只倒了幾件柴房。聽說城外塌了好多房舍,那些人大冷天的受了傷還沒地兒去,老可憐了。”

        唐書生方才是因著剛睡醒,腦子有些迷糊,這會兒洗漱完畢后也清醒了過來,知曉自家小廝絕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當下略一沉吟,便道:“那為何我一點兒感覺都無?可是情況不嚴重?”

        哪兒不嚴重了?忒嚴重了好嗎?!

        也就是他們這一片都是小康以上的人家,年年都會修繕房舍,因此才沒有太大的損失。可饒是如此,像什么柴房、雜物間倒了塌了的也是尋常。再遠一些的街面上,情況就嚴重多了,至于城郊那就更不用提了。

        小廝張了張嘴,到底還是沒將心里話說出來。他能怎么辦?那是他主子,總不能照實說——主子您跟您那仨朋友都睡得跟豬似的,莫說他們這房舍堅固了,就算真塌了怕是也不帶醒的吧?

        心里頭慫得慌的小廝,最終僅僅是委婉的提議道:“少爺,要不咱們下回再來考?甭管怎么說,地龍翻身那也是不祥之兆啊!”

        聽得這話,不等唐書生開口,一旁的小柳子就忍不住噴道:“那多好啊!頂好其他的舉人一個個都跟你那么慫,回頭就咱們幾人去考,包攬頭甲前三!”

        上完便所剛出來的大柳斜眼瞥了自家蠢弟弟一眼:“就算今年只有四人赴考,那你也是二甲。”

        小柳子好懸沒被這話給噎死,偏他仔細一盤算,還真別說,就他們四人里頭,甭管咋考,他絕對是墊底的那個。當下,他也懶得爭辯了,冷哼一聲自顧自的洗漱去了。

        沒多會兒,劉嬸過來送早飯了。

        隨著周蕓蕓的月份漸大,劉嬸基本上已經不往前院來了,多半時候都是待在后頭的。不過,一日三餐并兩頓點心還是照做不誤,每次都是掐著點兒送到前頭茶水間來,再由小廝送到書房里。

        深受打擊的小廝垂著頭出去拿早飯,抬眼一瞧卻見劉嬸依舊中氣十足的,仿佛壓根就沒受到昨個兒夜里地龍翻身的影響,登時一陣恍惚——難不成真的是他犯傻從炕上摔下來了?

        “劉嬸,你知道昨個兒夜里地龍翻身了嗎?”

        “那當然,我又不傻。”放下早飯,又將盛滿了奶茶的壺坐在爐子上,劉嬸頭也不抬的道,“你甭擔心,這宅子早兩個月才剛翻修過,我親眼瞅著少奶奶她娘家阿奶把工匠們往死里逼……別說塌了,就是裂了一小條縫,那老婆子都能把人活活撕了。”

        小廝是孟家喬遷之日跟隨他家主子唐書生過來拜訪的,早以前雖也曾來過幾次,可那會兒他身為下人都是待在門房里的,壓根就沒細瞧過這宅子的情況,更不曾目睹過周家阿奶的颯爽英姿。

        因此,他有些懵。

        懵完之后就好了,說白了他也只是怕死,得知肯定沒啥問題后,所謂的不祥之兆也就不那么嚇人了。再說了,他家主子那么精貴的人都不怕,他怕啥?

        然而,饒是再三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在時隔五日又一次地龍翻身后,他還是嚇哭了。

        ……

        周蕓蕓也很煩惱,盡管知曉所謂的地龍翻身僅僅是最為普通的地震,可多多少少還是會影響到心情的。

        頭一次也就罷了,發生在深夜里,那會兒她正睡得昏天暗地的,要不是次日一早劉嬸無意中提及,她都不知曉還有這種事情。可第二次,卻是發生在下半晌,那會兒她正窩在被爐里磕瓜子看話本,冷不丁的就天旋地轉,也虧得她這人屬于慢性子,當時只顧得上傻傻的看著一碟瓜子晃晃悠悠的撒了一被爐,等回過神來之后,地震早已平息。

        這是……余震?

        仔細回憶了一下前世僅有的關于地震的小知識,周蕓蕓本人從未經歷過這些,再說她當時忙于生計,還真沒精力去關心這些事兒。唯一的印象就是當年新聞鋪天蓋地的汶川地震,然而,她只記得地震中的那些感人事跡,對于震前震后的預防搶救……

        完全不記得了。

        好在地震之后一般都會有幾個小小的余震這一點,周蕓蕓還是知曉的,且通常情況下,余震的威力并不會大于頭一次地震。也就是說,除非她自個兒運氣不好,剛巧余震發生時正在做危險的事兒,不然就這房舍的抗震能力,發生危險的可能性還是很低的。

        感謝阿奶!!

        要知道,周蕓蕓先前只想著內部裝飾,壓根就沒意識到要給房舍加固修繕,也是周家阿奶因著經歷了先前大青山發大水的事兒,想著自家的青磚瓦房那么堅固,不一樣被掀掉了房頂,好懸沒給直接沖塌了。吸取了前次教訓的周家阿奶愣是拿出逼死人不償命的架勢,把這宅院依著壘城墻的方式,造得那叫一個堅固耐用。

        這不,瞧瞧其他人家,柴房之類的是最容易倒塌的,正房里裂幾條縫,或者掉些瓦片等等,或多或少都造成了損失,唯獨孟家這頭,連書架都是釘死在墻上的,甚至書架上的那些書籍也因著數量太多塞得太多,它壓根就掉不下來啊!!

        回頭,周家阿奶就拎著兒子、孫子過來瞧她的好乖乖了,照例把倆不招人待見的玩意兒丟前院,她只獨自一人尋好乖乖說話解悶。

        既是說話解悶,那就不得不提傻兒子那敗家婆娘了。

        還真別說,周蕓蕓正顯得無聊呢,手頭上的話本子倒是不缺,可這玩意兒看多了也沒勁兒,關鍵她本身就不是一個愛看話本的人。先前還在縣城里時,她倒是一心盼著將來到了京城后,定要好好逛一逛,有錢又有閑,當然應該好生享受人生啊!

        誰能想到她這么早就揣上了呢?

        下意識的撫摸著已經顯懷了的肚子,因著吃好喝好,周蕓蕓看著白胖了不少。也虧得她提前準備了孕婦裝,全是大裙擺的設計,雖說走動起來不是很方便,可穿著舒坦呢。

        “……往后我要是再瞧見你大伯娘,一定不罵她敗家娘們了,她可勁兒的敗活家當,滿打滿算也就四千兩銀子。傻兒子那敗家婆娘喲!買個美人兒就花了兩千兩金子,你說就是個金子打的美人兒,也不該那么貴啊!”

        周蕓蕓心有戚戚然,上輩子她不太懂古代的物價,看古裝電視劇里動輒吃頓飯花個幾百上千兩的,還沒啥感覺。等穿越后,她才愕然發現,古代金銀的購買力是很強的。

        旁的不說,就說先前在縣城那頭置辦的小院子,不過才花了百余兩銀子。至于如今住的這個宅院,那倒是貴了很多,可那也沒法子,京城原就不是區區小縣城能夠比擬的,況且他們這兒地段雖略偏了些,卻架不住周遭都是中等以上的人家,再有就是四進的宅院本身就貴。

        可饒是如此,這么好的一個宅院也不過花了近三千兩銀子。那些個一頓飯吃掉幾百上千兩銀子的……大哥您上輩子是饕餮嗎?

        撇開上輩子顱內有疾的編劇不提,可以肯定的是,祁家大少爺那敗家婆娘也是病得不輕。

        正這般感概著,周家阿奶又開口了:“前陣子地龍翻身可是嚇到你了?”見周蕓蕓搖了搖頭,阿奶格外的欣慰,“我就知道我家好乖乖沒那么容易被嚇到,又不是那等子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傻狍子!對了,傻兒子給了我好些上等的毛皮,我叫人做成了厚毯子,回頭你在各屋里多鋪上幾層,萬一有個磕磕碰碰也好墊著些。還差什么你說,阿奶給你弄去!”

        周蕓蕓格外感動的瞅著阿奶,剛要說幾句感性的話,卻聽阿奶又道:“反正你每次說的小玩意兒,回頭一準能賺大錢。好乖乖別客氣,盡管說!”

        道理是沒錯,可您就不能先讓我感動感動嗎?

        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淚,周蕓蕓認真的想了想,遂道:“阿奶,你還記得以前大嫂做的抱枕玩偶嗎?對了,還有那啥……嬰兒床?床頭搖鈴?手推車?”

        最多三四個月就要生了,周蕓蕓覺得自己應該對肚子里的孩子好點兒,早教嬰兒玩具什么的也該蝴蝶出來了吧?

        ——反正不用她動手!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80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