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155|150.124.52.1

155|150.124.52.1


        第155章

        那一瞬間,周蕓蕓是完完全全懵的,怪只怪她先前只想到魚祖宗是個大.麻煩,卻將真正的麻煩小八拋到了腦后。

        魚祖宗也是冤,人家好端端的待在細白瓷魚缸子里,從來都是不招惹是非連帶一聲不吭,偏周蕓蕓因著多年前在娘家的“磨難”視它們為甩不脫的包袱。這下遭報應了吧?小八蹦跶起來了。

        “呃……”周蕓蕓覺得她有必要解釋兩句,譬如,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小八了,再譬如,這些話完全不是她主使的。

        只是話還未出口,孟謹元便已一臉詫異的開口道:“聽這話茬不像是大金教的……”

        當然不是!

        不過,得了這提醒周蕓蕓也醒悟過來了,小八聰明是聰明,可它到底也僅僅是一只八哥而已。八哥是出了名的愛學人說話,卻絕對不可能憑空創造出話來。很顯然,這話鐵定是學別人的,再將小八方才那話在腦海里轉了轉,周蕓蕓誤了:“三山子娶妻了?”

        孟謹元比她更茫然,只道:“回頭問問大金便是了。”又頗有些欲言又止的道,“先把小八看好點兒,別叫它到處亂飛。”

        周蕓蕓知曉他的意思,無非就是今時不同往日,以前在縣里時,周遭的鄰里不說都相熟,起碼都是相識的,且也都知曉小八的德行,再說小八也確實不去招惹旁人。可如今卻不同了,他們家置辦的房舍雖位置略有些偏僻,可宅邸好,附近住的也都是小富之家,不說旁的,成日里吵吵嚷嚷的就不大好,更別提小八素日里時常一開口就將人噎死。

        當下,周蕓蕓便開口答應,心下也琢磨著是不是要尋個略大些的鳥籠來,好叫小八先在家里安生段時日。

        不想,她才剛應下,小八就蹦跶的跳到了周蕓蕓的肩膀,一面拿小腦袋蹭著,一面格外不屑一顧的道:“外頭那么冷,小八又不是三山子那蠢貨,不傻不傻,不去外頭,不去!!”

        外頭的小三山子也跟著蹦跶進來,正好聽到小八這話,吭吭哧哧的學道:“三山子不傻不傻,不去不去。”

        “三山子傻!”

        “不傻不傻!”

        “傻!!”

        “不傻!!”

        ……

        眼瞅著倆婆娘就在屋里鬧騰開了,饒是心性堅定的孟謹元也有些受不住了。當下,他先在心里反省了自己,先前只道柳家倆兄弟和唐書生是來磨練他心性的,如今看來,哪怕再來十個小柳子,也抵不上小八和小三山子這對傻鳥!!

        “蕓娘,我看我還是去前頭招呼兩位柳兄和唐兄好了。對了,你先瞧著,要是家里人手不夠的話,改明兒我叫劉叔喚牙行的人來。”孟謹元先前真不覺得自家會攤上人手不夠用的事情,畢竟家里既沒有地,也不養牲口家禽的。可等搬進了新宅子后,冷不丁的就覺得家里太冷清了,叫個人也略有些費事兒。

        這也難怪,前頭兩進院子就劉叔一個下人,后頭則是劉嬸。問題是,劉叔多半時候還得待在門房里,免得有人拜訪時無人接待。間或還要守著茶水間,這吃食雖是劉嬸準備的,可沒得連一口熱茶都要從后頭特地端來。

        至于劉嬸,那也沒閑著。因著周蕓蕓月份大了,就算她能顧好自己,可旁的瑣碎活計卻都要靠劉嬸的。更別提如今家里又來了客人,單是多準備三人份的伙食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周蕓蕓原先就想著再雇傭個人,只是她先前打算的是等自己生產前后。不過,既然遲早都要再雇人,提前一些倒是也無妨。又思及京城這頭不大流行雇傭短工,況且買人也有買人的好處,哪怕價格是貴了些,可一勞永逸不說,關鍵是主家手里捏著賣身契,下人哪敢不忠心?

        想到這里,周蕓蕓便一口答應,不過她并不考慮直接尋上牙行,而是尋思著回頭叫娘家人幫著尋摸一下。旁的不說,周家阿奶看人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畢竟這是要往家里招人,不找個靠譜的哪里能放心?

        孟謹元壓根就不在意這些細節問題,他只頭疼的瞧了小八一眼,轉身要往前頭去。

        “等等。”周蕓蕓冷不丁的想起了魚祖宗,趕忙喚到孟謹元,“我瞧著書房那頭旁的都還成,就仿佛缺了點兒生氣。要不……”

        “蕓娘,如今我那書房里有小柳兄在,保準不缺生氣。”孟謹元唯恐周蕓蕓會把小八塞給他,趕緊拒絕,“我瞧著咱們這宅院有些太大了,如今又沒胖喵倆口子在,萬一有個宵小匪類,有小八在還是能嚇唬住人的。”

        哪怕是磨練心性,孟謹元也堅決拒絕跟小八共處一室。要知道,一個小八比十個小柳子都可怕!

        周蕓蕓一頭黑線的跟了上來,走到堂屋的圓桌前,指著擺在上頭的細白瓷魚缸道:“我不會叫小八去前院的,只是先前阿奶特地送來了兩對丹頂錦鯉。錦鯉本就是吉兆,偏又是丹頂的,象征著官運亨通。不如就叫相公你帶到前頭書房里去?”

        丹頂錦鯉的傳說確是有的,不過憑良心說,孟謹元并不大相信。不過,他只用眼角瞄了一下躍躍欲試的小八,登時到了嘴邊的話就打了個轉兒:“成,我這就拿到前頭書房里去。蕓娘你記著要好生休息,要是小八太鬧騰了,就索性把它倆關到第四進的后罩房里去。”

        不等小八聽了這話炸毛,孟謹元就已經捧著魚缸子閃人了。養魚并不麻煩,況且先前在縣里時,孟謹元也沒少幫著換水喂食。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在于養魚能陶冶情操,養鳥只能氣得上天!!

        待孟謹元離開了,周蕓蕓慢吞吞的回了里屋。

        里屋也有一個被爐,不過相較于前院書房,她這兒的被爐要顯得更為精致小巧一些,若是緊挨著坐的話,勉強也是可以坐下四個人的,不過卻是沒法施展開手腳。要是兩人面對面坐的話,倒是挺舒坦的。最關鍵的是,哪怕穿越了好幾年,周蕓蕓還是無法習慣盤炕而坐,更別提她如今大腹便便的,壓根就沒法盤腿坐。

        靠坐在被爐里,隨手從旁邊的小書架里摸了本游記。成親至今,她已經“學”會了所有的常用字,當然這是對外的,事實上周蕓蕓表示,她只是學會了看繁體字,不過對于從右往左豎排字還是有些不大習慣。可比起女紅繡活,那還是繼續看她的游記好了。

        然而,小八并不打算放過她。

        倆傻鳥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爭吵,這會兒正頭挨著頭一副哥倆好的模樣,排排立在被爐上,兩雙幾乎一模一樣的綠豆眼就這么直勾勾的看著周蕓蕓。

        周蕓蕓表示壓力好大。

        “你倆這是干啥呢?”默默的將游記合攏,周蕓蕓瞥了小八一眼,腦海里不由的又浮現了方才小八那番驚人的話語,登時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憑著那些意味不明的話,加上自己對周家大房的了解,以及周家阿奶忍不住撇下兒孫并以最快速度入京這事兒來看,三山子絕對是出大事了。

        ——或者更準確的說,應該是想搞事卻不小心搞死了自己。

        然而周蕓蕓完全同情不起來,她只是在劉嬸過來送茶點的時候,叫劉嬸明個兒早上買菜時,去周家那頭遞個口信,最好是叫大金抽空過來一趟。

        之所以不叫周家阿奶,是因為阿奶實在是太忙了。而相較于忙得腳不沾地的阿奶,大金就跟沒事兒人似的,閑得都要長毛了。

        當然,這只是表象。

        等大金得到口信過來時,已經是兩天后了。而在這兩天里,后宅還算安穩,估計也是因為時間隔得太久了,小八除了偶爾蹦出一兩句關于三山子又蠢又傻的話之外,旁的什么都沒說。偏正好另外一只鳥叫小三山子,因著周蕓蕓沒特地開口解釋,弄得劉嬸一直以為是兩只鳥在拌嘴吵架。

        這個誤會在周蕓蕓看來還真挺美好的,反正她一點兒都不想解釋。

        相較于后宅的安穩,前院卻是熱鬧得很。

        柳家倆兄弟在孟家搬家的第二日大清早就過來了,不單倆人都來了,還順便將自個兒所有家當一并搬了過來。這也是因為他倆的東西原本就少,除了兩個略顯沉重的大書奩外,旁的就只有倆包袱和被褥鋪蓋了。

        唐書生則略晚一些過來,差不多是第二日傍晚時分。他除了家當之外,還帶上了自己的小廝,順便奉上了一百兩銀子作為房租和伙食費。

        這廂孟謹元還不知曉該如何是好,柳家倆兄弟見狀也奉上了兩百兩銀子,皆是一副不收就立馬絕交的態度。問題是……

        孟謹元:你們這是賴著不想走的節奏啊!!!!!!!!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80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