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104|52.1

104|52.1


        第104章

        前頭周家大伯娘因著只聽了那老婆子半截話,誤以為周家阿奶寧愿拿錢予孟秀才做臉面,也不愿意掏錢供她的三山子念書做學問,氣得直接當場爆炸,偏她又實在是沒膽量跟周家阿奶較勁兒,盛怒之下索性離了周家,欲往村中孟家尋孟秀才的麻煩。

        湊巧的是,孟秀才今個兒一大早就出門了,去的還不是鎮上,而是略有些路程的縣城里。

        孟秀才仍是一身半新不舊但漿洗得干干凈凈的青布長衫,頭戴四方平定巾,身后背著那個陪伴了他數年的四方書奩,面容俊秀身形挺拔,便是在縣城里都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

        熟門熟路的繞過數條街面,孟秀才在一家上書“南溪”的書局門口略頓了頓,轉身走入內。

        南溪書局是府城南溪書院下屬的書局,總局自是位于府城內,并不比京城等地的大書局來得差,不過底下縣城的分號顯然要略差一些,并非里頭東西檔次低,而是不如總局來得齊全。

        便是如此,也盡夠尋常人用了,倘若需要一些特殊的,則可以提前跟書局掌柜預定,由他們從府城總局調撥。

        另外,南溪書局還有一項并不對外宣傳的業務:書畫收購。

        這年頭雖已經有了印刷術,可那是對于普通書籍而言的,很多孤本典籍都是手抄本,至于字帖、畫軸更是不用多說,即便能印刷出來,那也是不入眼的廉價品。而南溪書局除了正常的售賣印刷書籍和文房四寶外,也兼賣墨寶,盡管他們自己也養了不少文人清客,卻始終供不應求。

        那就需要對外收購一些墨寶,也順便讓那些寒門子弟多一個收入來源。

        話雖如此,一般的謄寫書籍并不賺錢,謄寫一本至少需要花費三五日工夫,換來的卻只有區區幾百文錢。雖說這錢財比那些賣苦力的賺得多了,可卻是耽誤了做學問的時間,偶爾一兩次倒是無妨,次數一多,難免心力交瘁。

        還有一種則是本身書法極好,或者繪畫能力出眾的,謄寫的字帖或者繪的畫卷則能賣出高價。至于具體的價格就不好說了,因為差距略有些大。

        偶爾碰上才學極佳者,那就不是對方捧著書畫請掌柜的收,而是掌柜的親自上門去求墨寶。當然,要是不幸遇到那種雖才華橫溢,本身卻無欲無求之人,那可真的是慪也要慪死。

        這不,書局的張掌柜一大清早就開始唉聲嘆氣,像這種被放到下面來的掌柜,無時無刻不希望能去總局大顯身手,偏大青山這一帶并不算富庶,做學問的有之,卻并不算太多,且很多人并不將就筆墨檔次,只道能用就成。如此一來,他所管轄的書局年年收益都是落后的,雖不至于倒數第一,可最好的一次也才堪堪擠入前十。

        一想到自己可能一輩子老死在這破縣城里,張掌柜就忍不住長吁短嘆。尤其昨個兒府城總局派人來下面傳話,只道來年是科舉年,屆時必有四面八方的學子趕來應試,急需大量墨寶,要求下面每家書局至少提供中品墨寶一百份,若是有上品的,則以一抵十。

        張掌柜愁啊!

        他要是自個兒能上就自個兒上了,不吃不喝不睡也要將任務趕出來。關鍵是,他不行啊!當然,若是他有這個本事也就不用留在這破縣城里了,去府城當個清客就成,素日里念念書做做學問,每個月交個三到五幅字畫,小日子輕松自在,多好啊!

        正發愁著呢,身畔的小徒弟忽的怪叫一聲,就是那種想要驚聲尖叫又徒然間被強壓下來的怪叫聲,盡管音量不大,可因著離得近,忙著自哀自怨的張掌柜很是被唬了一大跳,反手就往小徒弟的后腦勺拍了一巴掌。

        緊接著,他就笑開了花。

        “這不是謹元嗎?今個兒外頭吹的是什么風,竟是將謹元您給吹來了!”張掌柜笑容滿面的迎了上去,還不忘回頭兇他的小徒弟,“還愣著做甚?快去倒茶!”

        小徒弟一溜煙兒的跑了,張掌柜也走到了孟秀才跟前,見孟秀才將身后的書奩放了下來,他忙搓著手湊上前細看。

        孟秀才跟他認識近十年了,知曉他的為人,故而也不覺得冒犯,而是索性將書奩打開,遞到了他跟前。

        張掌柜低頭一看,登時喜得嘴角都快裂到耳朵邊了:“這么多?怎的這么多?太好了,這下我不用被上頭訓了,年終紅包也能拿個大的了。謹元喲,你可真是我的救星。”

        待張掌柜將書奩里的所有書畫都拿出來,小心翼翼的展開細看后,笑得簡直連牙豁子都露出來了。足足半刻鐘后,張掌柜檢查完畢,又在心頭估算了價格,抬頭看向始終不曾言語的孟秀才,歡喜的道:“謹元你這回想換什么?對了,前兩日剛到了一批京香墨,我特地給你留了兩盒。還有上好的五彩墨,可要一盒?”

        一般的書畫都可以用銀兩收購,而對于上等的書畫,售賣者會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文房四寶是最常見的,偶爾還會要求孤本典籍,當然不是直接贈送,而是給予謄寫一份的機會。

        張掌柜跟孟秀才相識近十年,對他也算是有幾分了解。說起來,孟秀才這人并不常提要求,甚至在很多時候都是不提要求的。然而,張掌柜并不因此感到高興,只因孟秀才這人有點兒“懶”。

        也不能說他有多懶,畢竟年僅十四就能考中秀才,實乃天才中的天才。可惜這位天才一心只讀圣賢書,對于賺錢一道絲毫不在意。在他看來,衣裳用于保暖,吃喝用于果腹,這些都無需太在意,唯一略耗費的筆墨他也并不一味的追求高檔奢侈品,只要用著順手就成。

        因此,孟秀才極少往縣城趕,因為他每賣出一幅字畫,換取的文房四寶并銀兩足以他花用個一年半載的。且自打他父母雙親過世后,他來得就更少了,因為周家那頭幫他解決了衣食困擾,他只需要自己解決筆墨消耗就成。

        虧得張掌柜不知曉內情,他要是知道因著周家的“多管閑事”,害得原本一年能收兩三幅字畫變成一年最多一幅后,他絕對能當場哭出來。

        不過,正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周家這三四年里擋了張掌柜的進項,卻也間接造成了孟秀才此行。

        “不需要墨,我那里還有五盒。”孟秀才的性子本就清冷,自打父母雙亡后,更是極少與人來往,就算面前的張掌柜笑得一臉的熱情,他也只是語氣冷淡的道,“全部換成銀子,我來年要在縣城置業。”

        “縣城置業?”張掌柜驚訝的挑眉,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驚喜連連的道,“謹元你終于決定要離開那破村子了?縣城好啊,回頭要是你完成了書畫,我可以上門去取,還有你若需要什么,只管使喚個街邊的孩子給我捎個口信,我立馬送上門去!”

        “這事兒往后再說,你先估價吧。”

        張掌柜一想,也是這個理,左右如今還是冬日,沒的寒冬臘月置業搬家的,起碼也得等來年開春再說。當下便忙扒拉過一旁的算盤,噼里啪啦的開始估算、統籌。

        說起來,這位張掌柜也曾經是個人,曾經跟孟秀才有過幾年的同窗之誼。論天賦,他大概同大金類似,不過他顯然沒有大金的魄力,愣是在讀了二十年之后,才勉強相信自己不是的料。

        那一年,他已二十八,即將步入三十而立之年。先前他連著無數次參加童生試,每次都死在了第二輪府試上頭。那年是他給自己最后的機會,要是再通不過,他就聽從家人的安排,去南溪書局找個活計。結果,當然已經很明顯了。

        童生試分為三個階段,縣試、府試、院試。張掌柜一直卡在第二輪上,第一輪倒是每次都過了,就是險險的低空掠過。而就在他徹底死心放棄的那一年,年僅十四歲的孟秀才輕輕松松的連過三輪,成為了這一帶最年輕的秀才。

        有時候張掌柜也在嘆息,小時候只知曉要努力要勤奮要苦讀,卻沒人告訴他,天賦比努力更重要。當然,孟秀才也是極為刻苦用功的,這一點絕對不能否認,可若論天賦,兩者卻是天壤之別。

        回想著往事,張掌柜也將書畫的價值估算出來了:“咱們都是老熟人了,我就給你拉一些,統共八幅上品字畫,算十五兩一幅,本該是一百二十兩,我多幫你每幅字畫多添二兩銀子,一共一百三十六兩銀子。”

        一旁的小徒弟沒等掌柜的使喚,就急急的取了銀票過來,孟秀才卻并不接,而是拿眼看著他,道:“你有事拜托我?”

        “對對。”張掌柜笑瞇了眼,搓著手道,“是有事兒拜托謹元,不過甭管你是否應允,都無妨。”

        每次收購一副上品書畫,張掌柜都能拿到三兩銀子的分成,因此讓出的二兩銀子本就是屬于他的,并不會招致上頭人反感。倒不是他要當濫好人,而是孟秀才給的八幅字畫讓他將原本大可能完成的任務已經成功了大半,雖說還差兩幅,可要在數月內收購二十幅中品字畫還是很容易的。當然,若是孟秀才愿意答應他的請求,那就更完美了。

        這般想著,張掌柜忙笑著道:“事情是這樣的,先前有人來我這兒求個六扇花開富貴屏風圖,還有就是有人想求一副百壽圖,要求用一百種字體拼湊出一整個的壽字。那個謹元,我也不是兩樣都想求,你看看你愿意做哪個,要真不愿意我也不勉強。”

        相識多年,張掌柜太清楚對方的性子了,也不能說他有多高傲,而是生性冷漠。先前父母雙親在世時,看著還不至于這般冷情,自打他雙親亡故后,他整個人都是疏離的,看似禮儀并無任何差錯,實則冷眼面對世間萬物。

        也因此,即便有著多年的交情,張掌柜還是沒把握對方能應允自己所求,好在這是他私底下接的活兒,即便不成也最多只是丟人而已,算不得什么。

        興許是因著沒抱什么希望,等孟秀才干脆的應允了之后,張掌柜還有些轉不過彎兒來,只愣愣的瞧著他:“謹元,你說什么?”

        “我說,這兩件我都可以接下,年前送來。”孟秀才語氣淡漠的道。

        張掌柜懵了一下,本應該極度驚喜的他這會兒卻不由的有些惶恐不安。也是,相識多年的人忽的變了性子,多半人都會忐忑難安的。只是,即便是老相識,可他倆的交情仍只能算是一般般,因此張掌柜只將滿肚子的狐疑摁了下去,只道:“用不找你送來,給我個時間,到時候我去尋你。”

        孟秀才沒有拒絕,只盤算了一陣子,道:“就臘月二十五。”

        “成!你可要值班什么年貨?到時我一并給你送去,米糧炭火一類也成呢。”張掌柜一想到這兩件一旦到手,回頭光是分紅他就能拿幾十兩,自是喜笑顏開。

        只是孟秀才卻搖了搖頭:“沒那個必要,我正月里就往縣城來。倒是你若有合適的二進小院,可以幫我留意一下。”

        “二進小院?”張掌柜怔了怔,旋即大喜過望,“你終于要成家了?那敢情好,趕緊同我說說你的要求,回頭我一準給你一個上好的院子。”

        孟秀才想了想,他覺得沒啥好說的,也就是一個清凈的小院子,之前他是打算賃一個的,若是他只一個人的話,那就不需要二進,尋個小小的三合院就成。可在周家老太同他談話之后,他就改了主意,反正他忙活個把月,院子的錢就賺回來了,倒不是索性買一個合心意的,哪怕過幾年往府城去了,或變賣或租賃都成。

        當下,他便道:“我想要清凈些的,院子最好新一點,房舍無需太多,左右也沒幾個人。旁的就無妨了。”

        “那價錢呢?”

        孟秀才將拿手需點了點方才掌柜那小徒弟擱在柜上的銀票:“我身上只有半兩銀子,買院子的錢都在這里。”

        哪怕自認為很了解這人,張掌柜還是被噎了一下。敢情之前孟秀才都是將兜里的錢花用了個一干二凈才想到他的?不過這樣也好,院子的錢不夠大不了他先給貼上,到時候叫孟秀才拿書畫來抵就成。十年的交情讓張掌柜格外信任孟秀才的人品,一點兒也不擔心他賴賬。

        想到這里,張掌柜又添了個念頭:“我說謹元,成親沒那么簡單的,不單要房舍,里頭的家舍呢?還有,你給人家姑娘家里的聘禮給是備齊了?到時候,是不是得請鄉里鄉親的過來喝個酒吃個宴?這一筆筆的,可都是錢呢!”

        “不夠嗎?”孟秀才皺了皺眉頭。

        天賦過人不代表對金錢敏感。尤其雙親在世時,他只一門心思做學問,從不過問這些俗事。哪怕雙親離世后,他也有張掌柜幫襯著,一年賣個一兩幅字畫就足夠他日常花用了。尤其最近這幾年,周家也給了他很大幫助,別看只是給些米糧,幫他挑水砍柴,事實上對孟秀才而言,錢反而不算什么,這些俗事才叫他頭大。

        張掌柜見他上了勾,忙笑道:“也不是這么說的,富有富的過法,窮有窮的過法。你想想,若是有銀子,你就可以買好一些的院子,聘禮之類的也能豐厚一些,叫人家姑娘家里人也面上有光。還有吃酒的事兒,窮人家給賓客吃白面饅頭就是好客了,你愿意這樣嗎?咱們縣城里,嫁閨女娶媳婦兒都愛去館子里叫菜,很多館子還幫著擺桌子收拾餐盤,多體面呢。”

        “可體面是需要花錢的。”孟秀才若有所思的道。

        這幾年來,他其實沒少跟老周家的人打交道,尤其是他的學生周三山。先前他還不清楚為何周三山總是喜歡穿長衫、用上好的書奩以及品質不錯的文房四寶,如今卻是忽的悟了。

        一切都是為了體面。

        其實,孟秀才知曉自己跟其他人有些不同。譬如,他可以在一盞茶時間里背誦出一本晦澀難懂的書籍,卻無法區分衣料的不同。再譬如,他能輕而易舉的通過觸感和氣味分辨出墨錠的產地、品相等等,卻無法品嘗出粗糧和細糧的區別。又或者,他也不清楚為何有人會為了所謂的體面付出極大的代價,明明那些都是不必要的東西。

        不過,無法理解并不代表不尊重,這也是為何明明周三山一直都在瞎胡鬧,他也從未制止的真實原因。

        我雖無法理解你,但我愿意尊重你的選擇。

        “他們家應該是很講究體面的。”孟秀才努力回想了一下,他不大清楚周家阿奶是什么人,畢竟倆人幾乎沒打過什么交道,至于周蕓蕓就更別提了,統共也就只見了兩次面。不過,若是以周三山看待周家人的話,那就容易多了。

        聽到孟秀才這番話,張掌柜簡直就比盛夏里喝了冰水都痛快,不過卻也在心里懊惱著,咋就不在前幾年就幫著相看個敗家娘們給孟秀才呢?孟秀才是對錢財沒概念,可一旦有需要,他還是愿意賺錢的,只要他想賺錢,那自己調職去府城不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懊惱歸懊惱,幫著孟秀才解決眼前之事才是至關緊要的。

        “體面人人都要,你隨便去外頭拉個人問問就知曉了,能過好日子,哪個愿意吃糠喝稀?尤其是女人,那本身就應該疼著寵著的。你看,你如今家里啥都沒有,咋娶媳婦兒呢?叫人家父母長輩怎么放心呢?在家里是捧在手心里嬌養的心肝肉兒,回頭嫁給你卻連一口肉都吃不上,你說人家能不心疼?”

        眼見孟秀才似是被他說服了,張掌柜忙乘勝追擊:“要不這樣好了,我也托個大,做長輩不成,做你兄長總成吧?你告訴我,對方是哪家的人,回頭我跟你嫂子一道兒去拜訪一下人家。你別以為你只要清凈就成,人家姑娘是咋想的?萬一她想住的離鬧市近一點兒呢?萬一她喜歡城南不喜歡城北呢?這些還是提前問問清楚的好。”

        孟秀才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回想起他娘生前好像也挺講究這個的,以前還同他說過,將來若是他有出息了,就全家搬到縣城去,還說要買個有大院子的宅子,里頭要種上好些個花花草草,頂好在院子角落里能搭一個葡萄架子

        當下,孟秀才便向張掌柜拱了拱手:“是我的疏失,沒想到這一點,多虧張兄提醒。”

        “好說好說。那你倒是同我說說,是哪戶人家?你們村的?”

        “是,是我們村的周家。不過”孟秀才略遲疑了一下,“我先前叫媒人去說親,周家老太拿了一錠銀子予我,叫我買了院子再來提親。我婉拒了她的銀子,不過她的要求我倒是記下了。”

        張掌柜一頭黑線:“呵呵,這位老太倒也實誠。無妨無妨,楊樹村的周家嘛,我回頭喚上我媳婦兒,再叫上我堂兄他們倆口子,一并去周家,你大可放寬心。”

        孟秀才點了點頭,其實他并沒有什么不放心的,雖說不大理解很多人的作為,可他僅僅是不理解對方這么做的原因,至于目的他還是能夠看透的。譬如那周家老太,明明是愿意將孫女嫁予他,卻偏生婉拒了他,暗地里卻又塞銀子予他,這里頭的彎彎繞繞,他到如今都沒想明白,不過起碼他知曉對方是樂意的。

        “那一切就拜托張兄了。”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80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