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101|52.1

101|52.1


        第101章

        要說大青山這一帶,近幾年來風頭最盛的莫過于老周家了。周家不像張家那般,是幾代人辛勤努力才攢下了百來畝水田,而是在短短四五年之內,一下子就成剛過溫飽線晉升到了大青山一帶數一數二的富戶。

        是大青山一帶,而非單單指楊樹村。

        因著地勢的關系,楊樹村并不算富庶的村落。事實上,就連毗鄰而居的楊柳村都比楊樹村生活水準好得多,起碼楊柳村擁有百多畝水田的人家就有三家,當然其中一家早在幾年前就搬走了,便是將水田盡數賣給老周家的江家。

        而附近幾個村落里,最最富庶的當屬杏花村,也就是周蕓蕓親娘的娘家。當然,即便是再富庶的村落,總歸是有窮人家的,這家里頭越窮就越盼著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這不,一得知老周家要尋倆孫媳婦兒,十里八鄉都為之轟動。

        誰還會去管周蕓蕓和孟秀才的事兒?愛成不成的,頂多給拆散了,多得是家里窮得叮當響的漢子等著媳婦兒帶著嫁妝解救全家,自然也不少愛做夢的少女盼著嫁給孟秀才當官夫人。

        周蕓蕓松了一口氣,雖說她并不反對嫁給孟秀才,也不希望匆匆忙忙就把自己給嫁了。再說她如今才十四歲,即便是以古代的年歲而論,也尚未成年。如今,先拿倆堂哥頂上去,即便只是拖上個幾月也是好的。

        就是如此一來,周蕓蕓對那倆還是深感抱歉的。

        回頭逮了個沒其他人的機會,周蕓蕓誠懇的向三山和三河道歉,結果這倆的回答卻好懸沒把她給噎死。

        作為三囡的親哥哥,又是大金最要好的兄弟,三河倒還勉強算正常,起碼是在周蕓蕓可接受的范圍之內。他只道:“我老早就想娶媳婦兒生娃兒了,省得每回過大年都要給侄子侄女壓歲錢,光出不進呀!對了,等到時候就是大金可憐兮兮的掏錢了,真好!!”

        比起掉進錢眼里且為了娶媳婦兒一事興奮不已的三河,三山子顯然要冷靜很多:“挺好的,阿娘不在都沒人替我收拾了,娶了媳婦兒起碼能省點兒做雜事兒的時間,也好叫我多念兩頁書。”

        周蕓蕓:

        憑良心說,周蕓蕓不喜歡搞株連,在她眼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因為旁人的過失牽連到無辜之人這種事情,她真的做不出來。這也是為何明明大伯娘狠狠的坑了她一回,但是對大房其他人,她仍保持著往昔態度的原因。

        不是她有多么寬容大方,而是打心眼里覺得不應該遷怒旁人。

        然而,在聽了三山子這話后,她只覺得渾身發冷。

        甭管大伯娘做錯了什么,或者將來究竟能不能回到這個家里,作為她放在心坎上疼愛的三山子都不應該是這種冷漠的態度。難不成,在三山子眼里,他親娘就僅僅是能幫他料理雜事的人?

        一時間,周蕓蕓不知曉該以何種態度去面對三山子,只木著臉離開了。

        事后,她忍不住去尋了周家阿奶。

        盡管比旁人多了一輩子的經驗,可事實上便是全加在一塊兒,周蕓蕓的人生經驗也比不上周家阿奶的一個零頭。她不是想說三山子的壞話,而是想尋周家阿奶解惑。

        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周蕓蕓帶著無限茫然的問道:“我以為大伯娘這么疼愛三山子,就像阿奶你疼愛我一樣,可是為啥如果是我,就算今個兒阿奶你真的做了什么錯事,大不了咱們一起錯唄!”

        若是理智一些的人,或許能想到大義滅親,可周蕓蕓卻完全不是。興許是因著穿越的緣故對這個世界多少還是帶著一絲疏離感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上輩子失去了父母雙親,叫她對于真正的家人更多了一份眷戀。以她的性子來說,即便今個兒周家阿奶被全世界背叛,大不了她就跟著一道兒背叛全世界好了,那些空泛的律法皇權哪里抵得上至親的家人?

        三山子很理智,可偏生他的理智跟他實際的年歲和閱歷并不成正比,因而給人的感覺不是他有多么的正義凜然,而是冷漠自私。

        不想,聽了周蕓蕓這話后,周家阿奶只格外淡然的道:“我早就看出來了,那蠢貨是活生生的把幾個好孩子硬作成了仇家。三山子就不用說了,她整日里都嘀咕著考秀才當大官,咋不想想萬一將來考不上呢?三山子除了念書啥都不會,回頭能恨死她。大囡也一樣,不過她是嫁出去的閨女,恨也好怨也好,也沒太大干系。就是大山和二山”

        周家阿奶搖著頭道:“那蠢貨整天就只知曉埋怨有了媳婦兒忘了娘,要不是她這當娘的不像話,大山二山那倆孩子干啥要忘了她?我幾十年來就沒停過罵那仨小兔崽子,也沒見他們忘了我。”

        “那還真是忘不了。”周蕓蕓擦了一把額頭上并不存在的冷汗,頗有些無言以對。

        很顯然,就周家阿奶這難以叫人忽視的畫風,莫說周家大伯他們兄弟仨了,就連但凡跟阿奶打過交道的人,想要徹底忘了她都難。

        這么一想,她愈發的同情起了那個被阿奶坑了無數次的祁家大少爺。明明是皇商家的嫡長子,有著金山銀山,未來的錢程更是無限美好,結果卻偏生攤上了阿奶。彼時,周蕓蕓尚且不知曉周家阿奶拿了人家要給未來妻子的信物,要是知曉的話

        太慘了。

        就在周蕓蕓跟阿奶說三山子這事兒的同時,在不遠的楊柳村里,也有人在談論三山子。或者更為準確的說,是在討論如何促成自家囡兒跟三山子的親事。

        楊柳村王家。

        在事態不曾平息之前,就算是給大伯娘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再回周家去。事發那天的白日,她倒是躲在了親家丁寡婦那兒,可就算周大囡在娘家停留的時間很長,到了晚上歇覺時,她肯定是要回來的。這不,事實上夕陽西下時,周大囡就回來了,瞪著在自家的親娘愣了好一會兒,旋即轉身就要去叫人。

        大伯娘果斷的閃人。

        拜兇殘狠戾的周家阿奶所賜,大伯娘壓根就別想在村子里找到收留她的人家。倒不是周家阿奶已經將事情捅破了,而是外人瞧著她臉上的傷,還道是倆口子打架了。這種家務事,別說村里人了,就算是同族同宗的也不愛插手。見她求救,都紛紛開口勸她回去服個軟,這連孫子孫女都一群了,何苦再折騰?

        莫名就被勸了一臉的大伯娘最終還是回了隔壁楊柳村的娘家。

        先前不敢回娘家是生怕娘家人因著秀娘的緣故,索性站到老周家那邊幫著對付她,可因著村里人勸解她的那些話,反而叫她得了靈感。

        她說,她跟周大牛吵架了,周大牛還動手打了她。

        她還說,一切都是因著三山子進學一事,因為周大牛覺得錢財應該留給大兒,而她卻更愛小兒。

        最后她還特地補充道,周家一群人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連秀娘都不站在她這邊,最終她被趕回了娘家。

        其實她這些話是經不起仔細推敲的,可王家那頭,盡管多數人已經厭煩了她,她親爹娘親兄弟們卻還是對她有些不忍的。想著也就是待幾日,等老周家那邊消了氣,這事兒也就了結了,便留下了她。

        這一留,沒兩日就聽到了老周家打算為倆孫子娶媳婦兒一事。

        老周家好啊!有錢又大方,對外來的媳婦兒比對尋常人家親閨女都要好,頓頓白米飯,餐餐都有葷腥,每一季都發上好的細棉布做衣裳,年年都能彈新被子,甚至逢年過節還有銀錠子拿。對了,懷孩子、生孩子也都有銀錠子拿,外加活兒很少。

        其他大部分言論都是沒問題的,就最后一個那卻是要智者見智仁者見仁了。

        準確的說,周家阿奶分配給女眷的活兒很少,因為在村里頭,很多男丁都是要外出打短工的,因此田間地里的活兒多半都是由女眷來完成的,男丁也就是春耕和秋收時幫下忙,就連素日里打水、劈柴這種活兒也都是女眷的事兒。

        而周家,最折騰人的地里活兒都包給了別人,且不說那些被佃出去的田,就連周家自個兒留下來的十來畝田也都是請人的。這最繁重的活兒沒了,周家又有水井在,等于又少了活兒。至于一般人家都要打豬草之類的,因為大房那頭啥活物都沒養,自然也不需要。

        反正從秀娘的話來看,王家上下一致認為老周家實乃難得的殷實又厚道的人家。

        周家大伯娘好懸沒一口老血噴出三丈遠。

        在她借口被自家男人毒打趕回娘家后,她的娘家人哪怕不打算幫她出氣,嘴皮子上抱怨兩句總是應該的吧?結果呢?當著她的面可勁兒的夸贊老周家哪哪兒都好,這都叫什么事兒喲!!

        更可怕的是,沒兩句話下去,事兒就扯到了她身上。

        呃,應該是她的寶貝兒子三山身上。

        “娟兒呀,你瞧麗娘咋樣?她比三山子小了一歲半,打小就手腳勤快,人又老實,配三山子挺合適的。”

        大伯娘她娘忽的就拉過了閨女的手,笑得一臉菊花開,賣力的推銷著她的親孫女。

        王家這頭因著老太還尚在的緣故,一直都不曾分家。嫁給了周二山的王秀是王家長房的孫女,而周家大伯娘王娟卻是二房的閨女。而方才所提到的麗娘,是二房的孫女,也就是大伯娘親弟弟的閨女,她的娘家內侄女。

        這年頭,親上加親視為美事,加上周王兩家早已有了先例,在王家看來,這事兒是水到渠成的。

        可大伯娘不這么認為呢!!

        “不行,麗娘哪兒成呢?我不同意!”想也沒想,周家大伯娘就斷然拒絕。

        只這話一出口,她娘的臉色就“唰”的一下變了。好在,不是所有人都跟大伯娘似的那么沒城府,略緩了緩,她娘再度開口勸道:“我知曉你在顧慮什么。對,麗娘是沒秀娘長得好看,也沒秀娘那么嘴甜討喜。可這過日子喲,可不單單看一張臉和兩片嘴皮子的。要我看,單論過日子,麗娘可一點兒也不比秀娘差。”

        “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兒!”大伯娘一臉的惱怒,有心想要多解釋兩句,話到了嘴邊卻還是咽了回去。

        這事兒真的沒法解釋。

        咋解釋呢?她嫌棄麗娘不單單是因著麗娘長相普通,而是純粹就沒打算讓三山子娶一個鄉下的丫頭片子為妻。就算麗娘是她娘家內侄女,也改變不了配不上三山子的事實。

        只是,就算她再傻也知曉這話絕對不能說出口,要是沒跟周家鬧翻,那或許還無妨,左右她原也不靠著娘家人。可如今,老周家那頭還不定打算怎么對付她呢,這檔口要是再得罪了娘家,她卻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這般想著,大伯娘只生生的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只沉著臉道:“別聽人瞎說,三山子還沒準備成親呢。他多大?十五歲的小伢子,娶啥媳婦兒?先前大山二山哪個不是十六七八了才娶媳婦兒的?”

        大伯娘這話乍一聽倒是挺有道理的,畢竟大青山這一帶,丫頭們是嫁得早,普遍十四五歲就嫁人了,沒嫁人的一般也已經說定了親事。可相較而言,伢子們卻很少早婚,哪怕一家子就一個金玉疙瘩,那一般也是在十六歲以后才開始說親的。

        可這不是特例嗎?

        她娘還沒弄明白閨女不答應的真實緣由,因而只順著她的話接下去反駁:“擱在先前我也不提這事兒了,可老周家這不是急著要嫁那個好乖乖嗎?你那侄女比三山子可還小了一歲,跟咱們家麗娘同一年生的,對吧?這她要急著嫁人,前頭的哥哥們,杵在那兒像話嗎?只有那些個窮得叮當響的人家,才會先嫁妹妹換取錢財,完了才準備給哥哥娶媳婦兒。”

        頓了頓,她娘滿臉的不信道:“這種事兒你那婆母做得出來?她自個兒倒是沒啥,叫旁人在背后說她家好乖乖給哥哥們換媳婦兒她不拿著刀子追上去砍人?”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都是我瞎說亂說胡說的,成了吧?反正我家三山子不娶媳婦兒!”

        大伯娘也是惱了,這都叫什么事兒!她的三山子將來可是要考秀才當大官的,娶一個鄉下媳婦兒這像話嗎?萬一真的娶進了門,人家官太太都打扮得漂亮大方,只三山子的媳婦兒一股子鄉下土妞味兒,這叫三山子的臉往哪兒擱呀!!

        不行,絕對不行!

        “為啥不娶媳婦兒?周家老太不是答應了嗎?怎么就不能給三山子娶媳婦兒了?咱們家也沒打算多要錢,按著一般的禮數給就成了。我還可以給你保證,甭管周家下了多少聘禮,回頭一定都叫麗娘全須全尾的給你帶回去!”她娘也是急了,這么好的親事,就是求都求不來,正好撞到跟前,要是放棄豈不是后悔一輩子?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那你倒是說說理由”

        “我說過了!!不行,絕對不行!!我才不會叫我家三山子娶一個鄉下丫頭當媳婦兒,他將來是要當大官的人!!!!!!!!!”

        王家忽的就靜了下來。

        農家房舍本身就挨得近,房屋本身也不大,至于隔音效果更是全無。偏巧,今個兒天氣略有些糟糕,一家子人都蹲在家里頭烤火歇腳。冷不丁的,周家大伯娘蹦出了這么一句話,更是驚得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不巧待在隔壁間也趕緊過來瞧情況。

        再緊接著,麗娘捂著臉“嗚嗚嗚”的哭著跑了出去。

        見狀,旁人的面上或是尷尬或是惱怒,可大伯娘面上卻只有憤恨。真的是什么親事什么人都敢往她跟前湊,二山子是娶了秀娘為妻,可三山子他不一樣啊!就麗娘那長相身段性子樣樣都不出挑,哪怕想好生夸贊一番,也只能勉強找出一句“適合過日子”來形容。

        可這話能叫贊美嗎?

        這得旁的有多糟心,才能扯到“適合過日子”上頭?

        大伯娘的面色難看得要命,一旁的王家其他人更是不知曉說什么才好。還是麗娘的兩個嫂子并她娘擔心她有啥不好的,趕緊追上去,這才略鬧出了點兒動靜,打破了屋里的平靜。

        “你到底會不會說話啊?!”大伯娘她娘這會兒也緩過來了,只是一回神她就氣得渾身直顫,索性拿手指狠狠的一下又一下的戳著閨女的腦門,“聽聽你方才說的那叫什么話!!你侄女她咋了?她咋就配不上三山子了?對,她長得是不如秀娘好看,可在咱們這村里也算是美人胚子了。再說當年你是咋跟我抱怨的?抱怨秀娘太好看了,嘴兒太能說道了,把二山子的魂兒都給勾走了,知道會這樣你一定不會來娘家提親的這會兒呢?!”

        “這會兒咋了?這就不是好看不好看的事兒!”

        “對,不是好看不好看的事兒,是你覺得咱們老王家太土氣,配不上你老周家,對不對?”說到這里,她娘兩眼已經開始冒火了,語氣更是差到了極點,“那你老周家那么能耐,你還回來做啥?走啊!你走啊!這輩子都別回來!!”

        她娘也是真的被氣到了,前兩年因著秀娘的事兒,她在家里的地位驟降。

        這也難怪,誰叫秀娘原就是家里頭最得寵愛的囡兒呢?先不說她阿太格外寵著她,長輩們也喜歡她這個嘴甜又愛笑的性子,就連底下的弟妹侄子侄女都格外喜歡親近她。在這種情況下,一聽說秀娘在婆家受了委屈,且給她委屈受的人還是她親姑姑

        那段時日,大伯娘她娘只覺得自己活得很不容易。既要被長輩責怪,又要被自家男人埋怨,連帶那些小孩崽子都敢瞪她,只怪她養出了一個敢欺負秀娘的閨女。

        等好不容易過了那段難捱的日子,結果又來?!

        “算了算了,這男婚女嫁本就圖一個你情我愿的,沒的這般強求的。阿娘,你也別說了,少生點兒氣,你身子骨不好。”麗娘她爹開口勸道,“先前是覺得這門親事好,可阿姐自然不樂意,就當沒提過這事兒。”

        “憑什么?她有事兒就回來找娘家人幫襯,有好吃好喝的從不惦記著咱們,還整日里嘀嘀咕咕的說著婆家的壞話,要不是秀娘嫁了過去,我還道老周家真那么刻薄呢!白累了我這些年替她覺得委屈,還替她擔心了那么久,白日里操心晚間還落淚,連個安穩覺都沒怎么睡,結果她就是這么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大伯娘她娘也真的是氣狠了,雖說她是疼閨女的,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孫女也是她一手帶大的。

        雖說孫女麗娘是不如隔房的秀娘打小那般出挑,可那孩子性子憨厚手腳勤快,打從五六歲時就知曉幫她干點兒力所能及的活兒,前不久連著刮風下雨的,她的老寒腿又犯了,那孩子天天晚間幫她洗腳水,還特地跑去跟村里的赤腳大夫討了些藥草回來泡著。盡管效果是一般般,可這份孝心卻不能不叫她感動。

        “說一千道一萬,反正這門親事我是不會同意的。還有”周家大伯娘像是忽的想到了什么,冷著臉警告道,“你們別想故意栽贓誣陷,要真的打算豁出去麗娘的名聲死纏爛打也要嫁給我家三山子的話,別怪我心狠!我可不是那軟蛋孟秀才!”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80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