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90|52.1

90|52.1


        第090章

        一想到將來的事兒,大山子就很想抱著閨女大哭一頓,冷不丁的胳膊肘被人拽了一下,扭頭一看卻是三房的蕓蕓。

        周蕓蕓壓低了聲音催促他:“大山哥你趕緊想法子呢!對了,你去跟阿奶說,小侄女的名字你好老以前就想好了,不勞她費心了。”

        “早就想好了?”大山子詫異的重復了一遍,歡喜道,“對呀!還可以這樣!可、可我沒想好啊……蕓蕓你趕緊幫我想一個,不用太好,只要別這么寒磣就成!”

        瞧瞧周家人都被阿奶逼成啥樣兒了!周蕓蕓一面腹誹著,一面四下張望了一圈,很快就道:“叫臘梅,周臘梅!”

        其實真要算起來,周蕓蕓這人也不擅長取名字,不過那是跟正常人比較的。顯然周家阿奶不是啥正常款兒的,倒是襯得周蕓蕓隨口瞎取一個都極好。

        大山子登時兩眼放光,二話不說就走到周家阿奶跟前,咋呼道:“阿奶!!其實我早就給我家閨女想好名兒了,叫臘梅!”

        周家阿奶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他,語氣里滿是狐疑:“你早就知曉你媳婦兒生閨女?還臘梅……花花草草有胖喵值錢?”

        “阿奶阿奶!”周蕓蕓趕緊上前幫襯,她可以接受自家寵物叫喵,畢竟甭管叫啥胖喵都不可能有意見,也影響到它的生活。可屋里頭那個是她侄女啊!!

        當下,趕緊附和道,“小姑娘家家的就要取這種名兒,我看臘梅挺好的,再說咱們家興許又是一房一閨女呢,也沒必要特地加個序齒,像秀嫂子家里也不這么干,難不成還有人搞不清楚自己的排行嗎?阿奶,你就同意了唄!”

        “那就叫臘梅?成成,愛咋咋地,不就一個破名兒嘛!”周家阿奶很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實在是不明白花花草草有啥好的,不過左右也就是個小丫頭片子,倒也沒必要那般計較。

        直到周家阿奶回后院去了,大山子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居然能有那么好。說真的,單看周蕓蕓起的這個名字,真沒啥好夸贊的,完全是不走心的瞎取的。可跟先前的名字一比較,唉喲,簡直不能更好!

        大山子喜氣洋洋的跑回自個兒屋里給媳婦兒報喜去了,留下二山子倆口子一臉糾結的望著周蕓蕓。方才,周蕓蕓雖刻意避開了周家阿奶,可其他人還是看到了,起碼二山子倆口子聽了個正著。

        周蕓蕓一接收到這眼神,就趕緊擺手道:“秀嫂子還沒生呢,說這些太早了點兒。再說三山子不是念了好久的書嗎?你們找他,不然找三河的、找大金都成,我這不是隨口瞎取的嗎?”

        好像有點兒道理!

        二山子微微一怔,趁這個機會周蕓蕓直接拽了三囡就跑,她方才是因著同情小侄女才出言幫襯了幾句,可秀娘這不還沒生嗎?真沒必要這么早操心。再一個,她也沒說假話,就她那取名技能,真的也就比阿奶好那么一丟丟,沒啥好值得高興的。

        結果,周蕓蕓是跑了,大金卻因著反應太慢被逮了個正著。

        大金:……………

        “志高、志遠、志杰!文淵、文睿、文軒!你跟大山哥看著辦,取個名字多大的事兒,至于拽著我不放嗎?!!”大金也是隨口瞎取的,只不過他是直接從念過的書里頭摳字眼,左右再怎么著也比那啥大豬、大狗強太多了。

        “或者簡單點兒,就叫大志、二志啥啥的,咋樣都成,能放開我了嗎?二山哥!你這打蛋練出來的膀子弟弟我受不住啊!!”

        二山子終于放開了他,咧著嘴輕拍狗頭:“乖,回頭我買糖給你吃。”

        大金橫了他一眼,丟下一句“我又不是三囡”趕緊跑人。話雖回來,他自個兒也得好好想想,怎么著都不能叫阿奶給他將來的孩子取名。這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兒,起碼不能丟人呢!

        周家的取名風波算是暫時歇了,小臘梅則成為了周家眾人的新寵。也是,原先家中最小的三囡都長成半大姑娘了,家里已經太久太久沒有小孩兒了,自是歡喜得很。就連先前百般撂臉子的大伯娘都沒再找事兒,就是瞅著秀娘的眼神略有些滲人。

        秀娘才不管她,該吃吃該喝喝,順便盼著年三十早點兒到來,好拿到周家阿奶允許的雙倍紅包。

        很快就到了十一月。

        十一月對于莊稼把式而言,是真真切切的農閑日子。哪怕周家機緣巧合弄出了再生稻,到了這個時候,該囤積的繼續囤積,該售賣的也已經錢貨兩清了。且相對于十二月要準備過年事宜,整個十一月幾乎沒啥事兒要做。除非是有閑錢的人家,拖家帶口的去鎮上逛逛,買些素日里舍不得吃的小零嘴,再不然就是扯幾塊料子好做冬衣。

        可惜,那是別人家。

        在周家,至少再周蕓蕓嫁出去之前,估計想過偷閑的日子是不大可能的了。而今年,除了周蕓蕓瞎折騰外,三囡包括整個二房都沒有消停過。

        二伯娘養的豬絕大部分都可以出欄了,她挑了三十頭,打算按著一天殺兩頭的量,半個月內處理完畢。殺掉的豬也不是直接賣掉的,只因三囡一個勁兒的叫嚷著,單賣肉不劃算,哪怕賣給酒樓也一樣虧得很。因為她先前賣了好幾個月的鵝蛋,卻還不如短短一個月賣雞蛋仔、蛋包飯來得更賺錢。鵝蛋是這個道理,想來豬肉也一樣。

        周蕓蕓給她出主意,除了做熏肉臘肉之外,還可以做臘腸,另外燒蹄髈也是一道美味,至于肉串、里脊肉等等,就更不用說了。簡而言之,就是再度跟阿奶合作,一道兒賣燒烤去吧!

        冬日里賣燒烤,或者是串串香,極得人們的喜愛。只不過,冬日里就注定得肉類占多數了,像豆腐干之類的倒是還有,可例如蒜苗、茄子之類的卻是尋不到了。好在這年頭,人們普遍更欣賞肉類,都花錢買吃的了,吃兩口蔬菜有啥滋味兒?還不如直接買肉吃。

        于是,二伯娘的豬肉、大河倆口子的烤全鴨、二河倆口子的炸雞,還有三囡極力推薦的烤鵝蛋仔,單是他們這一房,就足以撐起一家美食屋了。大金瞧著他們那頭熱鬧得很,竭力邀請一起去縣城,反正他賣的是棉花糖和爆米花,沒沖突不說,還能相互促進生意。

        只不過這樣一來,麻辣燙攤子就有麻煩了。

        麻辣燙屬于周家的生意,不算是各人私產,且周家阿奶早先就定下了規矩,一房出一個攤子。這先前,因著周家阿奶看中了大金鼓搗出來的棉花糖,硬是分去了一半,作為安慰則免去了他的活計。又因著周家阿爹已經做習慣了,加上青山鎮相對于其他幾個鎮略窮一些,就算是一個人也忙得過來,頂多也就是賺錢不如另外兩房多。

        如今,三房倒是照舊,可二房卻是頭疼了。

        糾結了兩日,周家二伯決定去找阿奶商量商量,家里其他人都跑縣城去了,他分到的又是相對比較遠的青云鎮上,反正他一個人是絕對搞不定的,可又不知曉該怎么辦才好,畢竟就連三河都跑去做脆皮玉米了,他總不能將小吃貨三囡拉過去湊數吧?

        結果,素日里整天瞅著周家阿奶四處蹦跶,真有事兒了,卻怎么也尋不到她了。

        “蕓蕓,你有瞧見你阿奶嗎?是去村里了?”

        “去府城了。”周蕓蕓聽著喚聲走出了灶間,“今個兒大清早就出去了,說是那什么傻兒子來了。”

        周家二伯還真知曉那所謂的“傻兒子”,只因為先前周家阿奶沒少在家里嘀咕,以至于如今全家都知曉周家阿奶在年初認識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傻兒子,對方不單花大價錢買了她手里星星糖的方子,還隔三差五的送這送那,就跟哄媳婦兒似的,這眼瞅著都快一整年了,他就鬧不明白了,咋天底下還有那么蠢的人,見天的給他娘送好東西,關鍵是也沒見他娘回禮呢。

        還真別說,那就是個傻的!

        “可憐的傻兒子。”周家二伯難得同情了對方一番,想也知曉就他娘那性子,沒見著人尚且把對方坑得那么慘,見著人還能有好?別等下連皮都要被她扒下一層來。真是天可見憐的。

        虧的祁家大少爺不知道這一茬,要不然絕對會被氣瘋的。不過,這一回周家二伯還真就誤會了阿奶。

        人家阿奶是有帶回禮的!

        ……

        考慮到這次去很可能就能收到大筆的紅利了,周家阿奶是真的有認真思考過回禮一事。她想的是,買精貴東西實在沒必要,一方面周家不會買也買不到,另一方面她也舍不得呢!

        思來想去,周家阿奶把目光對準了周蕓蕓前段時日折騰出來的甜甜圈。

        甜甜圈這玩意兒經放,如今天氣冷得很,就算放個七八日也無妨。當然,更久就夠嗆了,畢竟大青山這一帶除非倒霉的碰上寒冬,正常情況下就算是臘月也不至于冷到刺骨。所以周蕓蕓先前做了很多甜甜圈,既能填飽肚子又能當零嘴兒吃,極受家里人的喜歡。

        周家阿奶單方面的表示,傻兒子肯定也會喜歡的!

        把這個想法同周蕓蕓一說,周蕓蕓拍著胸口保證絕對不給阿奶丟人。回頭就抓了三囡當勞力,足足折騰了一整日,鼓搗出了上千個品種樣式不一的甜甜圈。

        為了讓甜甜圈看起來上檔次一些,周蕓蕓特地讓阿奶尋了些竹編盒子襯上油紙,仔細分裝好。這不,一下子檔次就上來了。

        周蕓蕓很是滿意,特地叮囑阿奶:“這些甜甜圈我都分裝好了,一盒十二個,十個一摞,一共是十摞。這么看著就貴重多了,要是直接拿油紙裝顯得多不值錢?”

        一旁三囡那傻孩子正拿周蕓蕓做出來的失敗品,一手一個啃得可歡了。她就喜歡跟周蕓蕓湊一道兒,反正所謂的失敗品只是裱花時一時失手,味兒極好,她開心的一整天都沒吃飯,直接扎根在周蕓蕓身邊了。

        這會兒聽著這話,登時詫異的抬頭:“沒看出有多貴重,不就是面粉糖霜雞蛋羊奶嗎?加個破竹盒子就貴重了?”

        周蕓蕓被噎了一下,隨手抓了個甜甜圈給她塞嘴里:“吃你的吧!”

        又向周家阿奶道,“正好我前幾日剛琢磨出了奶茶,我也給你裝一壺,到了地兒直接放到小爐子上熱一熱就好。”

        “成!”周家阿奶扭頭又去找大金,開口就要二十根棉花糖,大金都暈了,這都天黑了,吃二十根棉花糖?你真的是阿奶不是三囡那饞貓?

        許是大金眼底里鄙視的意味太明顯了,周家阿奶一面瞪眼一面解釋道:“我明個兒大清早就要去府城,你給我弄二十根棉花糖,再來一包彩色爆米花,回頭看我不嚇死那傻兒子!”

        大金想了想,跟她商量道:“那我明個兒早起給你弄?爆米花也就算了,米花糖也都是現成的,可棉花糖……我這會兒給做了,明早絕對得蔫吧掉!”

        “那行,你先把其他的給我,棉花糖明早再說。”周家阿奶吩咐完了轉身就要走,結果走到一半又回來了,“上回叫你多弄幾臺棉花糖機,你給弄完了?”

        “十臺棉花糖機,都在我阿姐那屋堆著呢!”大金也苦啊,他就沒自個兒的屋子,至今還跟周家阿爹擠一道兒,偏他的東西還不老少,亂七八糟的堆了多半間屋子,壓根就沒地兒給他放棉花糖機。好在周蕓蕓不愛囤東西,連往年得了料子都給分光了,倒是空得很,他就索性都堆那頭去了。

        不過,既是提到了棉花糖機,大金就不得不提醒道:“阿奶,我跟你可是五五分成的,你不能為了賺獨一筆錢就把我給賣了啊!這買賣,我來年還要做的。”

        周家阿奶橫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說的好像你能把棉花糖賣到京城去一樣,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我絕不叫他搶你生意!”

        聽到這個承諾,大金就放心了,就像阿奶說的那般,反正他也不可能賣到京城去,多得一筆錢還是好的。

        呃,阿奶賣機子得來的錢應該給他吧?一人一半?

        大金沒去問,他覺得要是阿奶愿意給,他不問也有的拿,要是不愿意給……他到時候就拉著周蕓蕓一道兒找阿奶哭!!

        甜甜圈、奶茶、棉花糖、爆米花以及米花糖,周家阿奶在起了個大早以后,認真的清點了數目,回頭正好瞅見秀娘一手扶著腰身,一手端著擺滿了布頭針線的小竹筐去了大山那屋,立馬開口喚住了她。

        從倆孫媳婦兒除各得了三五個布偶、抱枕,周家阿奶隨手就擱在了車上,想著這也不算什么,回頭叫傻兒子拿去給他家里的弟妹侄子玩也好,反正多少也算是一份禮物。

        ……

        “然后我阿奶就走了,趕著一牛車的東西走了。”周蕓蕓很是耐心的解釋著,為啥大清早阿奶就跑了個無影無蹤。

        周家二伯是崩潰的,賣麻辣燙其實沒那么早,因為極少有人會大清早的就吃這玩意兒。所以,每日里都是去縣城的那波人走得最早,先前是大金和三河,后來則是二房一群人都跟上去了,就說今個兒早上,去縣城的直接就是兩輛牛車。就這樣,跟著的人還得一路步行。

        而剩下的三輛牛車,自然是每個鎮上一個。以往還能輪流著來,如今是五輛牛車連軸轉。結果,周家阿奶還趕了一輛走,那他們今個兒怎么辦?

        見周家二伯一臉的崩潰,周蕓蕓好奇的問了起來,得知周家二伯正為沒人手和沒牛車兩件事情苦惱時,登時無語了。

        “蕓蕓你別跟我說,索性就在家里歇著了。”周家二伯見她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還道是打算勸他歇一歇。其實他很想歇,可最近生意真心不錯,畢竟十一月也臨近年關了,很多人都指著麻辣燙打牙祭呢。

        不想,周蕓蕓卻道:“牛車的事兒好辦,二伯你管三囡去借唄。人手也不難,二山哥這幾日不都在家嗎?你出工錢叫他幫忙不就結了?像上回,阿奶和三囡就是出了一天四十文錢叫他去打了兩個月的蛋。”

        這事兒周家二伯有所耳聞,心下一盤算,麻辣燙是家里的活兒,要是辦不好回頭他娘能活劈了他。而二房今年注定要過一個肥年了,區區一天四十文的工錢他還真不放在眼里。況且,滿打滿算也就最多再干一個月,撐死了也就一兩多銀子,多個人幫襯,他能省好多勁兒!

        當下,周家二伯高興了,連聲夸了周蕓蕓幾句,趕緊忙活去了。他要跟他閨女借牛車,還要去找二山子,如今也不算早了,可不能再拖沓了。

        <<<

        時隔一年,周家阿奶再次見到了她心心念念惦記了近一年光景的有錢人家的傻兒子。結果還不等她開口意思意思的問候兩句,那傻兒子已經迫不及待的湊到她跟前,張嘴就問:“上回那個蜂蜜雞蛋糕呢?這回周老太可給我帶了?那味兒極好,一定能賺錢,咱們都這么熟了,你索性把方子賣我吧!”

        周家阿奶:………………

        一別經年,我精明依舊,你卻翻倍得蠢。

        “你消停會兒吧!!”周家阿奶沒好氣的瞪眼道,“你個沒眼力勁兒的,這都一年了你咋還在惦記那破玩意兒呢?就那玩意兒,連我家娃兒都不稀罕吃了。行了行了,趕緊過來看看我給你帶了啥。”

        說著,周家阿奶就引著祁家大少爺瞧了瞧她的牛車。其實她也挺不容易的,大冷天的從村里趕著牛車來府城,大清早出發的到了府城都已經快晌午了,早知道路上這么不好早,她覺得就該叫輛馬車。

        這廂周家阿奶還在嘀咕著,那廂祁家大少爺不敢置信的瞪圓了眼睛,倆眼珠子就跟黏住了一般,死死的盯著一溜兒的棉花糖看。

        “收收你這倒霉樣兒!!”周家阿奶簡直就是吐槽無能了,就祁家大少爺這模樣,只叫她想起了大清早趕著牛車出門時,跟了自己一路直到出了村口才放棄的那些流鼻涕的小孩崽子!

        “這是啥玩意兒?吃的?”祁家大少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的,完全沒注意到一旁的周家阿奶那無比嫌棄的眼神。

        嫌棄歸嫌棄,該解釋的還得解釋。

        “這個叫棉花糖,我家小孫子鼓搗出來的吃食,甜津津的,你自個兒拿個嘗嘗唄。”

        祁家大少爺還真就伸手拿了一個嘗了嘗。

        其實吧,棉花糖這玩意兒就吃個新鮮,真要說有多好吃也未必。不過,小孩子們通常都受不了誘惑,像周家這邊,因著成本很低,最初大金做了好多留在家里隨便吃。可嘗鮮的倒是不少,回頭就沒啥意思了,畢竟真論起來,吃棉花糖還不如含一塊土紅糖呢,方便不耽擱做伙計,而且還吃得久。

        整個周家唯一一個對棉花糖情深不移的也就只有三囡了。用周家阿奶的話來說,這就是騙騙沒吃過的,或者沒腦子的。

        然而,祁家大少爺卻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周家阿奶忍了又忍,這回是真的沒忍住:“你這還是從京城過來的,我看我才是京城那個,你是從鄉下不知道哪個犄角旮旯蹦跶出來的吧?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兒!還有啊,你一年就來一回,你要是早幾個月來,我還能請你嘗嘗別的。這大冬天的,吃個屁的芋圓燒仙草!得了,你還是吃甜甜圈泡奶茶,再來點爆米花、米花糖吧。”

        “啥啥?你說的那些又是啥?你都給我帶來了?”祁家大少爺連連挑眉,“別盡給我帶吃食,倒是干脆點兒把方子賣我呢!”

        “你先吃吧!吃完了再說!”周家阿奶不由的開始反思起來,其實她不該嫌棄自家兒孫蠢的,起碼跟眼前這傻貨比起來,自家人也沒那么丟人呢。

        一看到吃的就兩眼放光,還沒嘗出味兒來就惦記著要買方子,京城的人都那么二傻二傻的?簡直連她家三囡都不如,起碼三囡如今就算見著了花樣百出的甜甜圈都不帶激動的。

        對了,她的甜甜圈!

        周家阿奶本著嚇死人不償命的心態,索性直接拿過一個盒子,放到祁家大少爺眼皮子底下打開……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80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