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62|52.1

62|52.1


        對于三囡來說,就沒有鵝崽子解決不了的問題。真要是有,請增加鵝崽子的數量。

        當然,到最后周家阿奶也沒給鵝崽子,那是因為她實在是太忙了,連出攤的時間都沒有,哪有閑工夫特地往鎮上跑一趟只為了給三囡買鵝崽子?她選擇了最為財大氣粗的法子,直接給錢!

        有錢也成呢,三囡雖說哭聲慘烈了點兒,可本質上還是一個很好糊弄的小丫頭。得了錢,掰著手指頭算了算,三囡又特地跑到周蕓蕓跟前,問道:“阿姐,我的鵝蛋腌好了嗎?”

        前不久,周蕓蕓瞅著她已經攢了一竹筐的鵝蛋了,就叫她拿出來幫著給腌上了。算算日子,也應該差不多了。

        周蕓蕓在灶間角落里尋到了腌著鵝蛋的粗瓷罐子,掀開封口拿大漏勺撈了一個出來,蒸熟后拿刀切成兩半,跟三囡一道兒就這么干吃起來。

        憑良心說,味道極為不錯,就是太齁了,顯然腌鵝蛋就不是能干吃的零嘴兒。等硬著頭皮吃完后,三囡親自拿了小竹筐,將粗瓷罐子里的腌鵝蛋一個一個撈出來,仔仔細細的洗干凈,之后鄭重其事的托給了她爹。

        “阿爹,這些腌鵝蛋你要拿好,千萬別在半路上掉了,我是要拿來錢買小鵝寶寶的。你記得哦,到時候拿刀把它切成兩半,擺在桌上當樣,保準其他人看了就想吃。”

        “知道了知道了!我說三囡啊,你是個小丫頭,不是個老太婆!趕緊回屋歇著去,別折騰這些有的沒的了。”周家二伯被煩的腦仁兒都疼了,只敷衍般的擺擺手,叫她趕緊把東西放下,回屋歇著去罷。

        結果,三囡又從懷里摸出好些銅板:“阿爹,這些錢也給你,記得……”

        一輪叮囑才剛完,新的一輪又開始了。周家二伯聽得直想拍她,偏生那是親閨女,實在是下不去這個手。無奈之下,他只能將自家婆娘喚到身畔,道:“你閨女找你有事。”

        二伯娘:…………

        不管怎么說,三囡的鵝崽子還是買回來了,連帶腌鵝蛋得來的錢,一共買了十三只鵝,算上她之前的二十一只鵝,三囡手底下的大白鵝軍團擴張到三十四只。

        周蕓蕓默默的盤算著,這才一年不到,假若每年增加三十只鵝,等三囡出嫁時,也能有一二百只了,更別提等將來數量多了,賺錢速度就更快了。周蕓蕓完全可以想象,多年以后,三囡出嫁時那如同蝗蟲過境般的鵝軍隊了。

        白得了好些鵝,三囡自是樂壞了,一連幾日看到阿奶就揚著笑臉。按說就算二房三房都沒意見,那么大房呢?

        出乎意料的是,大房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周家大伯本就不是仔細人,忙起來更是啥都顧不得。大山倆口子倒是注意到了這事兒,可他倆每日里經手好幾兩銀子,加上周家阿奶私底下偷偷告訴過大山,趕緊生個大胖小子,生一個給十兩,他們也是真看不上那幾只鵝崽子。二山和三山那就更不用說了,前者一門心思惦記著娶媳婦兒,后者忙著做學問。

        至于素日里最會嘀咕的周家大伯娘,則再度陷入了人生低谷之中。

        這回真不是因為周大囡。

        事實上,就算周家不會驅逐周大囡,就沖著大花帶領的那群鵝,周大囡也不敢上門來。加上大伯娘因著周家阿奶的那一番話,算是徹底跟魚丸較上勁兒了,母女倆已經有好些日子不曾碰面了。

        然而,周大囡不登門,自有旁人登門拜訪。

        譬如王家老婆子。

        王家老婆子這一回是結結實實的被氣到了。

        說起來,王家雖不算窮,可跟有錢也搭不上邊,先前為了出嫁的閨女和未嫁的孫女,勉勉強強湊出了一份嫁妝,心里卻是疼得要命。本以為這遭之后,閨女能多回幾趟娘家,哪怕啥都不帶,幫著家里做做活兒,甚至只說兩句窩心的話也好。

        結果呢?閨女一去不回頭了,連先前說好的,兩家親上加親的事情也沒了音訊。

        單要是這樣也就罷了,畢竟結親講究一個你情我愿,沒得舔著臉送上門去的,可誰讓偏偏這個時候傳出了周家買下江家上百畝水田的消息,這叫她如何不氣得跳腳?

        周家那么有錢,連一百來畝水田都買得起,居然出不起周大囡的嫁妝?就算這十里八鄉,大部分人家嫁閨女都是不給嫁妝的,可那也是因著那些人家沒啥錢。但凡有錢,哪個不希望小子閨女都過得好好的?

        王老婆子怎么都想不通,及至聽說周家這頭還折騰出了再生稻,又打算以極厚道的價錢將上等水田賃給佃農種后,徹底坐不住了。

        她決定親自去尋閨女問個清楚明白,這門親事到底還能不能成了。

        因著如今是農閑,王老婆子倒是很容易就抽出空來往周家跑了一趟,結果才剛走到周家大院門口,就一眼看到滿院子撒歡的雞和鵝,院子角落豬圈里十來頭大肥豬,再有就是坐在廊下頭挨著頭一起吃炸油渣的周蕓蕓姐倆,以及一看就是剛起的兩間新屋。

        虧得周蕓蕓不知曉王老婆子腦海里的想法,要是她知曉自己跟大肥豬并列在一起,估計一定會很囧。而這會兒,她看到有個眼生的婆子站在外頭,趕緊起身詢問。

        氣歸氣,王老婆子卻并非不講道理的人,也絕不會將氣撒在無辜之人身上,因而只壓著火氣問道:“我是周王氏的娘,許久不曾聽到她的消息,今個兒正好順路過來瞧瞧她。這會兒她是去地里干活了,還是……”

        “大伯娘!!”三囡只聽了前面一半,就扯著嗓子嚷嚷了起來。一旁的周蕓蕓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只趕忙上前開了院門,先將人迎了進來。

        王老婆子的臉色又差了一分,卻并不是因為三囡打斷了她的話,而是她閨女居然就待在家里,哪兒也沒去。

        要說農閑時待家里也就算了,可周家這頭明顯忙得很。這么一看,倒不像是周家不地道,而是她閨女沒良心了。試想想,一個連外來媳婦兒都疼惜的人家,會不疼自個兒的親孫女?

        這般想著,王老婆子又打量了一下周家小姐倆,倆人都是靛青色細棉布打底,外頭一圈碎花布,頭發和臉也都是干干凈凈的,就是小的那個手上臟兮兮的,可這只能說明孩子淘氣,并不能證明周家苛待孩子。

        思量之間,周家大伯娘走出了屋子,一臉尷尬的搓著手:“阿娘,你咋來了?”

        “你這兒啥消息都沒有,還不許我來瞅瞅?”帶著一肚子火氣,王老婆子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甚至沒顧得上身畔的周家小姐倆,便干脆利索的問道,“我只問問你,二山子的親事說定了嗎?要是說定了,我回頭好跟你嬸說一聲,免得你這頭不在乎,我們還在那頭眼巴巴的等著!”

        “我、我……”周家大伯娘一臉的為難,“阿娘你聽我說,二山子的親事自是沒說定,可他奶說,要等忙過這段。”

        “哪個也沒逼著你這會兒立馬就娶!真當我老王家這么不講道理?把親事定下來,啥時候有空了再娶,就算你想拖到明年也沒啥,可這樣不明不白的,你把你娘我當猴兒耍呢?”

        王老婆子也是氣狠了,今個兒要是自個兒的親孫女,那忍忍也就算了,偏那是侄孫女。因著王家一直不曾分家,兩房的關系倒是極好,那姑娘本身也出挑,若非惦記著親上加親,誰耐煩一直被晾在那兒?

        成不成倒是給句準話兒呢!!

        再看自家閨女那為難的模樣,王老婆子恨恨的道:“好賴給句話,沒的這般拖著作踐人的!”

        周家大伯娘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不想趕緊把兒子的親事定下來嗎?娘家那堂侄女樣樣出挑,尤其那小模樣,擱在十里八鄉都是數一數二的美人胚子,自打上了十二歲后,家里的門檻都被踩矮了一層,她怎么可能不想替兒子求娶呢?關鍵那還是她娘家堂侄女,將來嫁過來鐵定能跟她一條心。

        可她說了不算啊!

        “阿娘!阿娘不信你問問蕓蕓,咱們家這段時日是不是格外的忙!這家里家里都是一團忙亂的,真的啥事兒都顧不上了。你叫我叔嬸安心等著,這親事我鐵定是支持的,就是……”

        “就是你做不了主,還不讓我見能做主的人!”王老婆子也是煩了,一把推開過來拉她的閨女,側過身子看向周蕓蕓小姐倆,“告訴婆婆,你們阿奶上哪兒去了?”

        三囡搶著回答:“去地里了!”

        周蕓蕓沒說話卻也沒阻攔,這個問題又不涉及機密,再說了,周家阿奶天天往地里竄,卻不是忙著那頭一百來畝水田,而是在侍弄這邊的五畝。她每次回家前,還會順便撈上幾簍子的魚,倒是省了周蕓蕓不少事兒。

        “你阿奶去地里了,你大伯娘卻待在家里?”王老婆子忍不住拔高了聲音,一臉的不敢置信,“她待在家里干啥?做飯?”

        “做飯是我阿姐的活兒,我會生火!”三囡倒是越聊越起勁兒了,周蕓蕓瞥了她一眼,琢磨著反正這小丫頭也不知曉任何秘辛,愛說就說去唄,當下便向王老婆子道:“婆婆,要不叫三囡帶你去地里尋我阿奶?”

        “那倒不用。”

        說這話時,王老婆子極為勉強。其實,她何嘗不想要個明確的說法?偏生,她這頭是個姑娘家,哪里有親自上門跑去問人家娶不娶的?這也就是當著親閨女的面能發發牢騷,換個人都說不出口。

        尤其這會兒,滿肚子的氣出了一多半,王老婆子立馬就后悔上了。雖說周蕓蕓姐倆看著年歲不大,到底也已經懂事了,萬一不小心把這話漏出去丁點兒,她侄孫女還能有臉面?

        當下,她急急的道:“罷了罷了,反正這事兒你放在心上就好,今個兒只當我沒來過。”

        王老婆子匆匆來又匆匆走,倆沒心沒肺的小丫頭是哪個都沒把這事兒擱心上。周蕓蕓是覺得有這個空閑還不如想幾個簡單的吃食方子,就算不錢,哄哄自己的嘴巴也是好的。三囡則更干脆,瞅著油渣子吃得差不多了,起身就跑去挖蚯蚓喂那些剛來的鵝寶寶們,滿心期盼著鵝寶寶早日長大,給她生蛋吃。

        于是,很快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滿腹心事的周家大伯娘,偏她還有活兒要干,只得一面干活一面犯愁。

        有甚么法子可以讓周家人同意這門親事呢?她知曉自己人微言輕,打從一開始就沒指望能說服家里人,除非……

        “啊!!!!!!!”

        等晚間,周家眾人歸來之時,就看到左手纏著布條,且布條上印著斑斑血跡的周家大伯娘。

        三囡大聲的告訴他們,大伯娘剁魚肉的時候,把她自個兒的手給剁了。

        即便不曾親眼所見,周家眾人還是挺感同身受的。剁肉刀都是今年新打的,且隔斷時間就會重新打磨一面,這要是剁在了手上,只能說沒把手指頭直接剁下來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就連周家阿奶也沒開口責罵,只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細想了想,叫周家阿爹和二山子先把攤子收回來,正好青山鎮生意一貫不好,歇兩天損失也不大,說不準晾上幾天,回頭再擺攤時,生意還能更好一些。

        只是在誰也沒有注意到時,周家大伯娘兩眼放光的盯著二山子,腦海里蹦出了一個極好的主意。

        假如,二山子自個兒愿意娶呢?!

        許是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先前事事不順的周家大伯娘,終于順心了一回。在費盡心思拖著二山子往隔壁村跑了一趟后,大伯娘終于達成了心愿。

        王家那姑娘也是真的美,柳葉眉丹鳳眼,笑起來兩邊臉頰還會露出倆小小的酒窩,身段也極少,看著完全不似農家女,反而有種鎮上姑娘的感覺。只一眼,二山子就中意了。

        也難怪,年少慕艾,誰不曾想要個模樣嬌美的小媳婦兒?尤其看多了邋里邋遢的村姑,二山子只覺得王家那姑娘美得如同天仙一般,不止像鎮上的姑娘,連縣城里的姑娘都要被她比下去了。

        娶,一定要娶,錯過這個回頭估計就只能娶膀大腰圓的村姑了。

        回頭二山子就將這事兒告訴他爹,聽得他爹一個勁兒的皺眉頭。長得好看基本上就跟農活絕緣了,像大山媳婦兒,倒是干得一手好繡活,可農活干得那叫一個糟心,再來個二山媳婦兒也這般?單不會干農活也沒啥,萬一性子跟她姑一個樣兒,家里咋過日子?還嫌不夠折騰的?

        “不成,我不答應。”

        在二山子一臉震驚的目光下,周家大伯一字一頓的道:“都說生兒子像舅,生女兒像姑,萬一那姑娘像你阿娘呢?咱們莊稼人過日子,還是實實在在的好。你阿奶先前同我說過了,她看上了葛家村的一閨女,回頭叫你娘你嫂子去瞅瞅,瞧著要是好,就定下來罷。”

        ;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79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