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第028章

第028章


        周三囡一下子瞪圓了眼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紅燒肉?!”

        吃貨果然好哄。

        周蕓蕓伸手在周三囡含著糖塊鼓脹脹的臉頰上戳一戳:“天天吃紅燒肉總會膩的,到時候咱們將各色肉菜輪流做一遍,連著一兩個月都不帶重樣的。其實,真要吃痛快了,都不用做得太精細。切一大盆的鹵豬肉,塊塊都是方方正正的,有小孩兒拳頭那么大,上頭皆是一寸多的肥膘,濃油醬赤的,配上一大碗熱氣騰騰的咸菜筍絲湯,旁邊擱一小碟糖蒜,再來幾個白面大饅頭,吃起來別提有多痛快了。”

        “嘶……”周蕓蕓每多描述一句,周三囡嘴里的口水就多分泌一點。尤其聽到有小孩兒拳頭那么大的肉,哈喇子直接嘀嗒下來了。別說周三囡了,周家上下都開始吞口水了。

        二伯娘掏出帕子塞給她閨女,示意三囡把哈喇子擦一擦,別太丟人了,又道:“這年景,能嘗肉味就極好了,來年……來年要是真種不下糧食,日子可怎么過呢?咱們這一大家子人總不能真靠胖喵養著罷?”

        鄉下人飯量大,二伯娘擔心的也不無道理,光靠胖喵想要養活這十幾二十口人,明顯就是不切實際的。

        當下,周蕓蕓接口道:“大青山那么大,漫山遍野都是好吃的,還怕餓著?等一開春,遍地都是野菜,樹上全是野果子。等一下雨,各色菌菇跟瘋了似的猛長,隨便在樹下轉悠一圈,就能采到一大筐。到時候,切一塊肉,配上大把的野菜、菌菇,那滋味兒別提有多好了。”

        其他人都忙著咽口水呢,周大金傻不愣登的蹦出一句:“那要是不下雨呢?”

        周家阿爹一個沒忍住,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所有人都瞪眼過來死盯著周大金,要是不下雨,那明年豈不就是大旱年?

        “下不下雨一樣都有好吃的。等一開春,咱們上山去采香椿,可以腌著吃、炒著吃、做扣肉、包餃子。對了,山核桃也很棒,可以當零嘴兒吃,也能做核桃肉,再不然多采一些,回頭炒好了拿到鎮上當干貨,多少也是個進項。”

        先前格外凝重的氣氛也略微緩和了一些,人嘛,不怕日子過得有多艱難,最怕的就是看不到希望。尤其來年開春土地十有八|九不會化凍,鄉下莊稼人家心心念念的不就是那一畝三分地嗎?在此之前,一想到來年的窘境,他們就不由的犯愁起來。

        可如今仔細想想,其實也沒那么艱難。

        比起旁人家,周家的底子要厚實太多了,口糧是夠吃的,緊一緊熬到來年秋收也勉強可以。到時候,山上化凍了,胖喵進山打獵時,周家幾個男丁也可以跟著進山,打不了大的獵物,野雞野鴨總歸可以罷?再不然,往山上挖幾個陷阱,說不準也能收獲點兒小獵物。再一個,家里也不會真的閑下來,一開春就可以再度養雞鴨,豬也無妨,沒糧食就吃豬草,最多就是肉長得慢一些。

        周家阿奶也道:“老話說得好,船到橋頭自然直,活人還能給尿憋死?咱們如今只瞧著,要是開春土地真的不化凍,你們幾個就去鎮上打零工,哪怕當不要錢的學徒工也無妨,只當給家里省了口糧。”

        周蕓蕓跟著附和:“是呀,路本就是人走出來的。就算來年年景不好,吃食買還是能做的。咱們不那些薄利的包子饅頭了,改做一些精貴的吃食。到時候,直接到大戶人家的院墻外頭擺攤,單是香味兒就能將人勾出來。左右富戶有糧倉,他們才不會餓著呢。正好,如今糧價漲了,佐料卻不會跟著漲。到時候,咱們所有的食材都從大青山上來,只要費少許錢買點兒佐料就可以了。一本萬利的好生意呢!”

        越到這個時候,吃食只要夠精致,可以切得更小塊得卻越貴,自然利潤也是成倍的。

        “其實,就算開春不化凍也沒事兒。這種糧食得掐時候,可要是種蔬果呢?回頭,等天氣熱起來了,咱們種一些生長期短的蔬果,像青菜白菜這類的,正好可以填補大青山上缺少的那部分。”

        如此這般說了好大一通,所有人壓在心里的大石頭挪開了。周家大伯心心念念著他的竹編手藝,想著就算價便宜,數量一多也是個進項。大伯娘則盤算著跟著自家兒媳學了一年的繡活,雖說手藝不算太地道,可起碼也能繡些手帕香囊,多多少少也能添點兒錢……還有那周三囡,不知想到了甚么,笑得見眉不見眼的。

        壓在心里的大石頭一挪開,一大家子人的精神氣兒立馬就不同了。

        人是需要盼頭的。

        有了盼頭,所有人仿佛都輕松了許多,再干活兒時,也愈發的手腳麻利了。當然,這里頭并不包括幾個小的,長輩們對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管好自己,別添麻煩就成。

        自然,周大金和周三囡還是由周蕓蕓來照顧。

        周三囡倒是老樣子,整日里只知曉跟在周蕓蕓身后打轉,便是沒拿糖塊給她吃,她也照樣樂呵呵的。周大金則只在最初高興了兩日很快就沉寂下去了,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周蕓蕓逮著他私下問了幾句,這才知曉原來他是想念阿娘了。

        說真的,對此周蕓蕓完全沒法感同身受,其實整個周家對于周家阿娘的感觀都不好,甚至還覺得她命好,鬧得正是時候,趕在出事前就跑回娘家躲災去了,雖說挨餓受凍是免不了的,可比起可怕的狼災卻是完全不值一提了。

        可對于周大金來說,卻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兒了。

        作為打小最得阿娘疼的心肝寶兒,這是周大金自出生以來,頭一次跟阿娘分開那么久。這要是擱在素日里,問題或許并不大,可誰讓這段時日,村子里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盡管他已經強作鎮定了,可到底沒法做到坦然以對。除了要擔心不知何時會到來的狼群,他還要擔憂回了娘家的阿娘會不會挨餓受凍,以及……

        “阿姐,你說阿奶會不會真的讓阿爹把阿娘休了?”

        周大金兩眼含淚,拿手背一遍又一遍的揉著眼睛,滿臉的擔憂和傷心。

        聽了這話周蕓蕓難得的沉默了。

        她并非原主,對周家阿娘其實并沒有甚么感情。更別說,她從原主處得到的記憶里,也看不出對阿娘有多在意。也因此,她實在是沒法感同身受。再一個,她并非真正的孩童,自是明白縱然阿奶氣得再厲害,也絕對不會將阿娘休棄的。

        絕不會!

        即便是在現代,離異家庭出身的孩子都難保不會受人歧視。擱在古代,一聽說當娘的被休棄了,甭管你本身如何,都會被蓋上一個不怎么好的戳。若是兒子,影響還不算特別大,可要是閨女的話,基本上就別想找到好人家了。

        還有一點,周家阿爹尚不到而立之年,要是將阿娘休棄了勢必還會再娶。且不說再娶的婦人是好是壞,對于周蕓蕓姐弟倆都是有著極大影響的。哪怕阿奶再怎么愿意護著他們,總有顧不上的時候,到時候后娘要拿捏他們還不容易?

        想到這里,周蕓蕓抬眼看了看周大金,斬釘截鐵的道:“大金你不用擔心,阿爹絕對不會將阿娘休棄的。最遲等到開春,阿娘一定會回來的。”

        “真的?”周大金面露踟躕之色。

        這些時日他真的不好過,眼看著大房二房兩個最小的都有親娘照看著,只他沒有。雖說他有阿姐,可阿姐要同時照顧他和三囡,他心里藏著話想單獨說給阿姐聽也找不到機會。又因著阿爹見天的往外頭跑,老在村子里忙活,總是見不到人。他也想跟著一道兒去,偏生因著年歲小沒人帶,只能留在堂屋里整日發呆胡思亂想。

        “當然是真的。”周蕓蕓思忖了片刻,又道,“我知曉你想念阿娘,可這會兒真的不是接她回來的好時候。一來,阿奶明顯想要給阿娘一個深刻的教訓,這才多少日子,要是去接她了,先前那些教訓不是白瞎了嗎?二來,你真的覺得阿娘現在回來好?杏花村離大青山有好長一段路,也許阿娘待在那里會挨餓受凍,可她最起碼不用擔驚受怕呀!”

        聽周蕓蕓這么一說,周大金仔細一想,可不就是這個道理嗎?村子里亂成這般,便是周家這頭,也不能說完全就安心了。周家阿娘待在娘家是會受些委屈,可最起碼不用擔心狼害了。

        這般想著,周大金只掰著手指頭開始盤算還有多少時日才開春。開春多好,狼群不會再下山了,胖喵可以上山打獵了,阿娘也能從娘家回來了……

        誰也不曾料到,就在周大金滿心滿眼盼著日子趕緊過去時,周家阿娘已經到了楊樹村的村口。

        到了,又跑了。

        說來也是湊巧,周家阿娘剛到村口時,恰好碰上張里長派出去的人將尸首一一抬回來。其實雪崩的路段真心不算長,且這都有兩天工夫了,小心一點挖掘的話,多半還是能將尸首挖出來的。也因此,周家阿娘順利的看到了一具具尸首被抬進村子的壯觀景象。

        只一眼,她就被嚇得不敢進村了。

        雖說沒敢進村子,可周家阿娘還是拽住了個素日里時常竄門子聊天的嬸子,急慌慌的追問了起來。這一問,自是愈發的恐懼起來。

        聽說狼群下山了,聽說位于大青山山腳下的周家已經連著兩回遭遇狼襲了,聽說村子里的老林家差不多被滅門了,聽說……

        周家阿娘半點兒遲疑都沒有,捂著亂顫的心口,頭也不回的撒腿跑了。


  (http://www.fejgpd.live/38_38493/138979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n.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