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金蓉聽后,連忙大點其頭,生怕謝文東把她攆跑。這個小傻瓜!唉!謝文東心中一嘆,微笑道:“確實沒有。”他一手撥弄著面前的可樂杯,眼睛彎彎的看著蒼狼,道:“常言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可惜這里沒有酒,不然,我一定請你喝上一杯。”蒼狼淡淡道:“若有情誼在,一切皆可當成酒。”謝文東笑道:“那得看情誼深不深。”蒼狼道:“我們之間,足可以比海深。”謝文東心中一驚,笑容不變,問道:“我很奇怪,不知道何時和你節下這么深的‘情誼’。”

        蒼狼眼神中第一次出現一絲波動,有痛苦,有遺憾,有失落,還有仇恨。他淡然道:“忘記說了,我本姓麻。”

        哧!謝文東暗吸一口涼氣,天下姓麻的并不多,而和他有仇的只有一個家族,麻五和麻楓。不用問了,蒼狼和這二人一定有極深的關系,甚至有可能是直系關系。想到這,謝文東忍不住呵呵笑了,瞇著雙眼,樂道:“看來,我當初是惹了馬蜂窩了。”蒼狼眼中殺機頓顯,肩膀一顫,半個劍身已經透出袖口。謝文東笑容依然,眼睛縫中射出的神光亮得嚇人,在他身上,蒼狼即覺得都是破綻,又好象沒有一絲漏洞,他不敢保證一擊能要謝文東的命,這點讓他很不舒服。他的注意力慢慢移到金蓉身上,木然的毫無感情,說道:“失去親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看出對方將目標轉移到金蓉身上,謝文東手指緊緊夾著金刀,注意力集中在蒼狼的手臂上,只要他敢妄動,金刀會以最快的速度刺進他的喉嚨。可惜謝文東沒有把握一擊必殺。

        他突然輕松下來,靠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仰面同情道:“我很同情你,可惜這種感受從來沒在我身上發生過。”說著,他還無奈的搖搖頭。如若換了旁人聽到謝文東的話,恐怕早忍不住暴跳如雷。蒼狼只是身子一僵,接著又恢復常態,狹長的劍身不知何時已全部顯露出來,冷冷道:“也許,你就快感受到了。”“是嗎?”謝文東自在的掏出香煙,點燃吸了一口,問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我很奇怪,你們麻家一共有多少個兄弟?”蒼狼微楞,不知他這時候問這話是什么意思,沒等蒼狼答話,也不用他答話,謝文東突然動了,手指一彈,香煙脫手而飛,直打向蒼狼的眼角眉梢。

        蒼狼幾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之際,謝文東的金刀也到了。金刀雖是后出,但分量極重,幾乎和香煙同時飛到。蒼狼在沒準備的情況下依舊不慌不忙,手臂微搖,只見銀光一閃,發出啪的一聲輕響,火花紛飛,香煙正彈在劍身上,接著‘叮’的金鳴聲,金刀被袖劍撞飛出好遠,與此同時,蒼狼另一支袖劍快如閃電,帶這一股寒風,直刺謝文東的小腹。

        這早在謝文東的預料之中,他本來翹起的二郎腿猛的一抬,腳尖不偏不正,正頂在蒼狼握劍的手腕上。這一腳力道十足,可踢在蒼狼的胳膊上,反把他自己震的腳掌生痛。蒼狼的劍勢只是稍微緩了緩,接著還是刺在謝文東的胸口上。如果他沒有黑帶送來的護身內衣,這一劍定可把他扎個透心涼。劍尖還未離身,胸口象是著起一把火,灼痛無比,謝文東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攬住金蓉的小蠻腰,雙腳猛一蹬地,連人帶椅子,向后倒退出去。

        蒼狼怎會輕易放過他,抬腳踢飛面前的桌子,薯條、可樂、漢包頓時飛散開來,引起四周顧客尖叫連連,紛紛躲避。

        他的動作雖然夠快,但踢飛桌子畢竟耽誤了片刻時間,這對謝文東已經足夠了。當蒼狼再沖到謝文東近前時,高強的刀和三眼的槍已然同時出手。“砰!”槍聲一起,蒼狼身子震了震,陰森森看了謝文東一眼,轉身跑出快餐廳。他來得快,去得更快,甚至三眼連第二槍都來不及開,他身軀晃了幾晃,瞬間消失在門外。左右人群見有人動了槍,無不心驚膽寒,抱頭亂竄,拼命往外面擠,頓時亂成餐廳內亂成一團。叫罵聲,呼救聲,小孩的哭喊聲連成一片。謝文東眉頭快鎖成一塊疙瘩,一把搶過三眼手中的槍,對這頂棚‘嘭嘭’連開兩槍,高聲叫道:“不要亂,我們是警察!”

        話是假話,不過卻實用有效。驚亂的人群一聽他是警察,瞬間平靜了一些。他把懷中還有些鬧不懂怎么回事的金蓉推給三眼,側身在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擠到餐廳外,左右一看,哪還有蒼狼半個影子。“該死的!”謝文東咬牙一跺腳,恨聲咒罵一句。蒼狼既然和麻五兄弟有關系,那這個仇已然沒辦法化解,雙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謝文東在明,蒼狼在暗,加上他身手又異常了得,隱藏的威脅之大,可想而知。三眼和高強護著金蓉也從快餐廳里出來,見蒼狼已跑得無影蹤,三眼無奈道:“東哥,我們快走吧,如果警察到了,我們不好解釋。”“恩!”謝文東長長吞下口氣,面容冰冷得嚇人,冷聲道:“走。”

        等幾人上了車后,謝文東一摸自己的后衣,潮乎乎的,剛才和蒼狼沒對上一招,已經驚出他一身冷汗,即使是死敵,他忍不住長嘆一聲,贊道:“蒼狼絕對是我見過身手最高明的一個。”三眼也是心有余悸,贊同道:“如果他用槍,那結果可能不堪想象,我們恐怕一個都跑不了。”“所以,”謝文東瞇眼道:“斬草不除根,吃虧的一定是自己。”

        金蓉雙手緊緊抓著謝文東的衣袖,由于太用力,連手指尖都泛起白色,似乎受到不小的驚嚇,眼淚汪汪,她顫聲問道:“大哥哥你騙我,他不是你的朋友,他是誰?好嚇人啊……”謝文東看著可憐西西的金蓉,身子不同顫抖,這讓他回想起數年前從麻五手中把她救出來時的樣子。心中一痛,拍拍她冰冷的小手,柔聲道:“小丫頭別怕,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大哥哥保證,他以后永遠不會在你眼前出現的。”說著,把金蓉摟在懷中,讓她的小腦袋靠在自己的胸口。當蒼狼用充滿殺機和怨毒的目光掃過金蓉時,那一刻,他確確實實感到害怕了。一切的禍端都是出在麻五身上。他殺麻五,最根本的原因也正是金蓉。先有麻楓,今又有蒼狼,麻煩不斷。可為了眼前的小丫頭,即使殺麻五能引出再多再大的風險和麻煩,謝文東也絕不會手軟。

        這就是謝文東。有時有情,有時無義,但決非反復無償,否則身邊也不會凝聚著一群心甘情愿為他賣命的兄弟。他身上有著無與倫比的智慧,同時又帶有不計后果的沖動。人本來就是復雜的,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蛋,好與壞只是一念之差。人人都可以做好人,有時候,人人也都可以成為壞蛋。謝文東的懷抱依然讓金蓉覺得無比舒服,靠在他懷中,那種說不出的安全感圍繞在身邊,即使現在天塌了她也不怕,她知道有一個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站出來頂住。不知不覺,金蓉睡著了。聽著均勻的呼吸聲,謝文東暗中松了口氣,慢慢放倒金蓉,讓她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他壓低聲音道:“強子,給我聯系老森,讓他不管用什么辦法,不管用多少人力,就算挖地三尺,也得給我把蒼狼掘出來。”

        “明白,東哥!”高強答應一聲,拿出電話,呼叫姜森。謝文東余怒仍存,又言道:“張哥,dl是你的地盤,至于應該怎么做,我不想多說。”三眼老臉漲紅,握拳一砸自己的大腿,叫道:“我他……”剛想叫喊,一看熟睡的金蓉,下面的喊聲頓時壓了下去,他回手將脖領子的衣扣拉開,低聲道:“我*不把蒼狼揪出來我也不用出來混了,東哥你放心,明天一早,不管結果怎么樣,我都會給你個交代。”三眼眼睛通紅,特別是眉心那到疤痕,因充血而紅得快放光。他是真急了。

        謝文東點點頭,嘴角微微挑起,道:“張哥做事我放心,我等你和老森的消息。”

        等回到公寓樓下,謝文東見金蓉仍在熟睡,不忍叫醒她,輕手輕腳將她抱起,進了樓。公寓大堂內保安不明原由,見他抱著一位昏睡女孩,以為他心存不軌,加上他又是陌生面孔,正想上前攔阻,三眼低沉咳了一聲,簡單道:“自己人。”

        “哦!”保安們不認識謝文東可認識三眼,一見他,如同老鼠見貓,恭敬的閃出老遠。謝文東上了樓后,先將金蓉安置一處單人房間,細心的蓋好被子,輕輕退了出來。本來正在屋內對飲的李爽和任長風二人見他們氣色不對,猜想可能出事了。酒也不喝了,等謝文東從房間出來后,上前問道:“東哥,怎么了?”謝文東疲憊的搖搖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長長出了口氣,低頭一看,胸口的衣服被刺出一條二指寬的小口子。他苦笑的用手一指胸前破處,道:“蒼狼。”

        “什么?”李爽和任長風同是一呆,驚訝道:“蒼狼跑到dl來了?”三眼道:“那一手快劍,絕對有假包換。”言罷,他也忍不住后怕,感慨萬千道:“如果東哥不是有黑帶給的衣服,這一劍的后果不堪想象。蒼狼的快劍比狼牙還狠,還毒,還快!”“蒼狼……”任長風咀嚼著這兩個字長嘆一聲,他和蒼狼交過一回手,他是一個驕傲的人,但卻不得不承認,他在蒼狼的手下沒信心走出五招。很難想象,一個人會在什么情況下能練出如此的身手。謝文東瞇著眼,喃喃道:“這個人,必須得除掉。”

        能給謝文東帶來壓迫感的人并不多,蒼狼絕對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不喜歡這種心里沒底,隨時處處提防一個人的感覺。謝文東又自語道:“就算能把他找出來,可誰又能將他制住?”此話一出,全屋子的人都把頭垂下。這些人都可稱上是個中高手,可和蒼狼比起,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任長風突然悠悠道:“東哥,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江湖嗎?”

        謝文東微楞,反問道:“洪門不正是在江湖中嗎?”任長風搖頭,道:“如果在幾十年前,洪門或許還能算是江湖中的一員,可現在,它的性質已經改變了,人們追求的不在是江湖中的自由和理想,而是錢和利,地盤與名譽,洪門已不是曾經的洪門。在洪門內,很難找出一位真真正正的高手,包括我和老雷在內,我倆在江湖中充其量只能算做三流身手。”

        “那蒼狼呢?”李爽聽得入迷,追問道。任長風頓了一下,說道:“可算是二流高手。我想,他應該是江湖中的一員,至少教他功夫的人是江湖中人。東哥,江湖人理應找江湖人來伏。”謝文東目中精光一閃,疑聲問道:“去哪找江湖人?”任長風在屋內來回走了兩圈,猶豫良久,才緩緩言道:“洪門,元老‘望月閣’。”

        望月閣,這個曾經風光無限,在江湖人耳中如雷貫耳的名字,雖然只是洪門內一個元老集會的機構,但它的名頭已然凌駕于洪門本身之上。曾有一段時間,洪門幫主的權利都受到望月閣的制約,閣內的元老們說話的分量比幫主還重。只是后來,隨著國內爭亂連連,洪門飄忽不定,四分五裂后,望月閣慢慢淡出洪門,厭倦世俗紛爭,過起隱居的生活。到現在,即使洪門內部知道望月閣這三個字的人都不多了。但無法否定的是,望月閣一直都真實存在著,而且,那才是真正的洪門‘元老閣’,而里面的人也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武林高手,江湖奇人。

        “望月閣!”謝文東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陌生得很,仔細品味一陣子,搖頭道:“老爺子沒跟我提起過。”

        任長風笑道:“那也很正常。望月閣雖然是洪門的元老機構,但它早已淡出了洪門,即使現在南北之爭如此激烈,死傷無數,可那些元老和他們的徒子徒孫們也沒有一個站出來說句話的。”他的言語中,隱隱有一絲埋怨之意。{宜搜小說www.ysxiaoshuo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http://www.fejgpd.live/28_28062/101243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