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 第三十四章 升起

第三十四章 升起


        “啪!”微弱的槍聲過后,一個剛剛露出半個腦袋的魂組成員悶哼一聲,倒地不起,頭頂處出現個兩個指頭大的窟窿,鮮血濺在白色的墻壁上形成朵朵妖艷的紅花。隨即屋里傳出吸氣聲和咒罵聲,只是說的是日語,五個人一句也沒聽懂。

        金眼向水鏡嘿嘿一笑,大聲喊道:“巴嘎牙路!”這是他唯一能在這個場合中用上的日語。然后又對水鏡道:“小鏡,我現在的槍法怎么樣?”

        “啪!”剛說完,金眼快鉤動扳機,又有一人應聲而忘,同樣是腦門被一槍打穿,金眼笑道:“又打掉一只‘探頭鳥’!嘿嘿”看著他自大的樣子,惹來水鏡一大白眼。

        謝文東走進辦公室后眼睛瞄了一圈,這里的裝修是典型的日試設計,墻壁上掛著各樣的字畫,什么‘仁’字,‘忍’字,‘魂’字,正中擺著一張大辦公桌,后面是個大武器架,上面有長短不一的日本刀。一個樣子近五十歲的中年人坐在辦公桌后,手拿著電話,一臉詫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把拿槍的手背在身后,微笑的走過去。“不用奇怪,我是來和你聊聊的!”謝文東坐在中年人對面的椅子上安然道。“哦,對了,你能聽懂中文吧?!”

        中年人用流利的中國話說道:“你是什么人?來這里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中年人剛聽到槍聲就知道不好,只是謝文東進來的太快,電話剛撥通就進來了!

        對于他連問的三個問題謝文東用手指敲敲腦袋道:“真是傷腦筋啊,魂組的人不是這樣笨的吧!你給我記清楚了,我的名字叫謝文東,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了吧!”

        中年人明白了,低頭不語,隱藏在桌子下的手慢慢伸向下面的抽屜里。謝文東把玩著手中的槍,微笑道:“說實話,你們的殺手素質真不錯,兩回差點要了我的命。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們了,對我這樣相逼!?”

        中年人悄悄打開抽屜,面上帶著驚奇道:“你……你不是早回j市了嘛,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

        “哧!”謝文東冷笑道:“看來你對中國的兵法一點都不熟,以后找個機會讀讀《三國》吧!對你有好處的!”

        “謝謝!”中年人咬牙道,他在忍,因為他的手指尖已經摸到抽屜里面的手槍,盯著謝文東道:“看來你入侵m市應該是假象了?”

        “哦!聰明起來了嘛!”謝文東仰頭道:“我真是為你惋惜,為什么這么大年紀了不在日本好好養老,大老遠跑到中國來折騰?不過這也沒有關系,關鍵在于……”謝文東猛得抬起槍,對著中年人腦袋就是一槍。

        “啪!”中年人的身子向后飛了出去,重重撞在后面的武器架子上,眼睛睜得溜圓,他到死也不明白為什么謝文東說得好好的會突然開槍。他只差一點,就差一點就可以殺了對方。鮮血順著他的腦門流了出來,手里還死死握著一把灰色手槍。

        謝文東坐在椅子上搖搖頭,接著說:“關鍵在于你不應該惹我,我說過,誰擋我的路我就把誰打掉。你們魂組也不例外,惹上我,謝文東這三個字將永遠是你的噩夢!”

        說完,謝文東站起身,休閑的向門口走去,來都門旁,他停住身,轉頭看著倒在地上的中年日本人道:“不要把中國人都當成傻子!”

        謝文東從房間里走出來,走廊里的五位還在原地站著,只是地上多了十多具尸體。謝文東目光掃了一圈,說道:“里面的解決了,我們走!”

        “好的!”五人答應一聲,紛紛從腰間拿出手雷向前走去。每走過一間屋子都向里面扔進一顆,頓時大樓里轟隆之聲不絕于耳,有些魂組成員被炸得渾身是傷從房間里跑出來,剛露頭就被放倒在地。

        五人在三樓做最后的清理,謝文東走下樓梯,二樓還在激戰,或者是混戰。這里的人數大大出姜森所了解的范圍,雙方在各個房間展開混戰,刀槍并用,地上以躺了不下二十多人。

        姜森和兩名手下正用匕和一手拿日本刀的大漢對戰,謝文東看看手表,大聲道:“老森快點用槍解決!沒有時間了!”

        姜森頭頂冒汗,暗中叫苦,帶來的子彈早打完了,用刀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其他人也基本上是這樣,都到了彈盡的程度,開始最原始的火拼。姜森抽個空大喊:“東哥,我沒子彈……媽的!”略微分心,手臂被對方大漢直刺一刀劃中,痛得他叫罵一聲,又拼在一起。

        謝文東大步向前,隨手想給對方一槍,可場中亂戰的四人上下騰挪,他沒有把握打中對方,大喊:“都給我讓開!”

        姜森三人聽到聲音后,急忙閃避一旁,那大漢雖不知道謝文東說得是什么意思,但也猜出個大概,而且看他身份好象不低,有了同歸于盡的打算。

        大漢繼續追擊姜森等人,和他們纏在一起讓謝文東無法開槍。見他自己離謝文東不遠,那大漢大吼一聲,猛得一甩手,日本刀閃電般的飛向謝文東小腹。

        謝文東以為大漢至少會逃走,沒有想到會把唯一的武器射向自己,本能的微閃下身子,但他的動作沒有飛來的戰刀快,知覺得軟肋處一涼,接著就是讓人無法忍受的巨痛。謝文東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掛彩了,咬牙向大漢連射三槍。

        大漢臉上掛著獰笑靠住墻,身子緩緩軟了下去,但眼神卻死盯著謝文東,一絲可惜的神情閃過。

        姜森急忙靠向謝文東把他扶住,查看傷口。大漢的飛刀多虧刺在謝文東的腰帶處,雖是如此,刀尖還是進入體內一寸有余。謝文東咬咬牙,抓住刀身一用力,硬是拔了出來,用衣服把傷口掂上,把腰帶緊了緊,向姜森笑道:“我沒事,這回多虧是腰帶救了我一命,呵呵!”

        姜森看見謝文東蒼白的笑臉心中一顫,第一次覺得謝文東象個漢子。這傷口雖是不深,但那大漢的日本刀刀身是成扁三角型,被其次傷他知道其中的疼痛和危險。這樣的傷口很難愈合,如果不加以即使搶救,很容易失血過多而亡。姜森扶住謝文東道:“東哥,你忍著點,我們趕快去醫院!”然后對下面的兄弟道:“大家撤退,不用和他們纏斗!”

        說完扶著謝文東急忙向外走去。

        剛從火紅出來,不遠處正跑來不下三百名中學生,手中都拿起片刀和棍棒。這些人見謝文東二人出來,加快的腳步把他二人堵住。一各個橫眉豎目,敲打著手中的武器,好象隨時都會一擁而上把他二人撕得粉碎。

        謝文東和姜森二人暗暗叫苦,收魂幫怎么也來了!這是在預料之外。謝文東拔出手槍,把西服的衣服系好,不讓對方看出自己身上的傷口,大聲道:“誰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崩了他!”對方雖都是年紀不大的少年,但謝文東沒有說假話,現在要活命就必須狠下心來。

        “媽的,他只有一把槍,我們有好幾百人怕什么,大家上啊!殺了他老大會給我們錢呢!”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大喊一聲。本來這些學生見謝文東有槍都有些退縮,但被那年輕人一說開始慢慢向前逼近。

        謝文東暗罵一聲,姜森喊道:“娘的,你們還是不是中國人,不知道里面都是*日本鬼子嗎,你們為什么還幫他做事?別披著中國皮不干中國事。為了他們給你們得那點錢就把自己祖宗也忘了嗎?南……南京大屠殺是不是也忘了?”姜森實在想不出再說什么,把南京大屠殺也搬了出來。

        這些學生神情又黯然下來,逼近的腳步也停下。姜森又道:“你們用腦袋想想,他們來中國不是干善事的,是來搞破壞,是來危害我們的,你們都是新一代的中國青年,難道不覺得他們在利用你們嗎?讓我們中國人打中國人!如果你們再聽他們的話,就將是被全中國人吐棄的敗類!”

        這些人聽完一各個把頭低下,面紅耳赤。這時剛才喊話的年輕人覺得不秒,大叫道:“大家不要被他迷惑,日本是來幫我們的,別忘了他們能給我們錢,給我好東西,只有跟著他們我們的國家才能富強,才能真正的抬頭!”

        姜森聽完氣得牙癢癢,怒聲道:“是誰在說話,有種的你給我站出來說!”

        說話的年輕人見姜森憤怒的面孔嚇得一縮脖,向后挪了數步,躲在人群身后嘴里卻大喊道:“大家快上啊!殺了他們上頭會給我們加工資的!快啊!以后我們就有錢了!”

        這些學生不再猶豫,慢慢向前走去。謝文東握槍的手也有些在抖,還有幾顆子彈他心里明白,對方數百人就算一人給自己一棍子也會被打得粉碎!就在這時,火紅的大門打開,里面的暗組成員跑出來,見外面這許多人也是有些愣。

        “砰!”一聲槍響,一名離謝文東最近的學生嚎叫一聲,抱著腿滿地打滾,鮮血滴落一地。其他學生楞住,明明看見拿槍的謝文東沒有動,不知道是哪開的槍,都也些騷動四下尋找。

        原來開槍之人是早在對面樓頂埋伏好的東心雷。本來讓他在這里是為了防止魂組頭目逃跑的,沒想到頭目沒跑了,收魂幫卻來了。剛才他見情勢危機,用阻擊步槍先放倒一位。見是學生還是手下留情沒有打對方要害。{宜搜小說www.ysxiaoshuo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http://www.fejgpd.live/28_28062/101241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