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 第十一章 突病

第十一章 突病


        看三眼一臉的擔心,一絲暖流從謝文東心里流過,感激說:“好,張哥,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最早告訴你!行了吧?”

        三眼哈哈大笑道:“這還差不多!兄弟是干什么用的,就是在危難時能想到你的人才叫兄弟嘛!”

        謝文東點頭稱是,還要說什么,突然覺得自己頭暈的厲害。眼前一切都在快旋轉,用手把住樓梯把手,身子不停的搖晃,臉色頓時一片煞白。

        “東哥,你怎么了?”三眼大叫一聲把謝文東扶住,雙手一用力,把他抱起來大步向樓下跑去。其他人也嚇了一跳。李爽大喊:“媽的,我去找高老大拼命!”說著從身后抽出一把片刀,就向樓上跑。下面的兄弟也紛紛拿起家伙,跟著李爽沖上去。

        被三眼抱在懷里的謝文東心里大急,想喊卻喊不出來,虛弱說:“張哥,快把李爽叫回來。”

        三眼見東哥面帶焦急,大喊:“老肥,你回來!東哥有話跟你說!”上了三樓的李爽聽后,猶豫一下,跺跺腳跑了回來。“東哥,咋了?我領人費了那賤人去!”

        謝文東看了他一眼,怒聲說:“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嗎?總是這么沖動,都給我回去。以后別找高老大的麻煩知道嗎?”

        李爽見謝文東生氣了,大氣沒敢吭一聲,把刀又別在后腰上,小心問:“東哥,為什么不讓我們去找高老大算帳,我們可不怕她!”

        謝文東想說什么,但又是一陣頭暈,擺擺手說:“算了,一時半會說不清,等以后再和你們解釋……”聲音越來越低,最后謝文東頭一沉,暈了過去。

        “東哥!”大家一見謝文東的樣子,齊聲呼喚。三眼不敢停留,從樓梯上跳下來奔向樓外。跑到校外,攔輛出租車,直奔附近醫院。其他人都跟在后面,紛紛攔車,準備跟到醫院去看看謝文東的病情。但被高強攔住,大聲道:“大家先回去吧,這么多人到醫院不方便,一會我回來把東哥的情況告訴大家。”

        聽見高強的話,大家雖不情愿,但也只好留下來等消息。李爽高強還有張研江三人上車,張研江對司機說聲跟住前面的車,司機應了聲開車追去。后面傳來其他司機的叫罵聲:“喂,你們還走不走?”“不走了!”“媽的,不走你叫個雞毛車啊!”“嘿嘿~~~~~~”“哎!哎!你們干什么?想打人啊!”“草!正憋氣呢,我打樣先……”

        j市第二人民醫院。“醫生,我朋友怎么樣?”一名醫生從急救室里出來,三眼趕快跑進前焦急問。

        醫生看了他一眼,愛理不理的說:“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啊?”

        見醫生的樣子,三眼火頂到腦門,喘口氣客氣說:“醫生,我是病人的朋友。我想知道我朋友有沒有危險?”

        醫生說道:“沒現在還不知道,只是現肩部和虎口有外傷,其他還有什么病要等檢查結果出來才知道!”

        三眼急說:“那我們可以現在進去看看嗎?”

        醫生一撇嘴“那怎么行,病人現在還在休息,別人不能打擾!”

        三眼點點頭,從兜里拿出二百快錢塞進醫生手里說:“我們是他最好的朋友,進去只是想看看,決不會打擾他的,請你放心吧,看看是不是通融一下!”

        醫生看看手里的錢,態度馬上不一樣了,拍拍三眼的肩膀說:“既然是這樣,我要是不讓你們進去就是不合情理了,呵呵!”轉頭對后面的護士說:“讓他們進去看看吧,不過你們得快點!檢查結果明天就能出來,放心吧!”

        三眼點頭說謝,和李爽三人走進病房。見謝文東臉色蒼白,閉眼躺在床上,手臂處插著藥管。李爽大步來的近前,把謝文東的手抓住,眼淚滴在床上,嘴里嘟囔:“都怪我沒用,東哥要不是為了救我也不會這樣。都怪我……”大家心里都不好過,聽李爽這么一說更是心如刀攪,低頭擦淚。三眼眼圈微紅走過來,踢李爽屁股一腳說:“事情都生了,你哭有個屁用!”

        李爽哽咽說:“我擔心嘛!”三眼大聲說:“媽的,我比你更擔心都沒哭呢……”心想:醫生說了沒有什么嚴重的外傷,為什么東哥還昏迷不醒呢?是不是有內傷啊!

        床上的謝文東突然動了動,把眼睛睜開說:“小爽,你要是再在我旁邊哭喪我把你打成豬頭!”

        大家見謝文東醒了,圍到床邊一起問:“東哥,你沒事吧?”謝文東伸伸腰,看著大家說:“如果你們能讓我再多睡一會我保證自己沒事!”然后一推李爽的頭,笑罵道:“媽的,老子還沒死呢,哭什么哭!”

        李爽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把眼淚擦了擦,其他人聽謝文東這么說算是把心放下,哈哈大笑。

        張研江拉著謝文東手說:“東哥,以后有事你不能再自己去冒險了,要不是有個意外……我還要和你一起闖天下呢!”

        謝文東一笑道:“放心吧,我的命硬得很,給閻王都不要,除非他的位置坐夠了想換我來坐!”

        一句話把大家都逗樂了。謝文東起身下床,臉色有些紅暈,豪言道:“別擔心我,我沒事!但是有些人快有事了。半月后,我要讓一中都是我的。高老大和黑龍兄弟會全部都得消失!”沒有人懷疑謝文東的話,一種概念在大家心里慢慢形成:只要是東哥說出的話就可以實現,哪怕他說自己明天就坐國家主席。

        謝文東本想出院,但是在大家的強烈反對下,只好向家打個電話說晚上不回家,然后在醫院里住下來。晚上大家誰都沒走,陪在謝文東身邊,聊了整整一夜。三眼有很多事好和謝文東商量,象兄弟在增加,缺少資金;地盤擴大和其他幫會有沖突等。大家討論一晚,把事情基本定下來,并擬訂了一個計劃,一切都到解決完劉景龍再說。

        第二天,醫院的檢查結果出來,說謝文東只是患有輕微低血糖,其他都很健康。大家這才算徹底松口氣。上午十點點,謝文東等人回到學校,三眼沒跟來,為半個月后的計劃做準備去了。

        謝文東和李爽回到教室時,正趕上下課,省了和老師廢話。班里的兄弟見謝文東回來,圍上來問長問斷。由于昨晚討論了一夜,根本就沒怎么睡覺,不一會謝文東就困了。把兄弟們打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一直到第四節課結束午休時間,謝文東還沒有要醒的預兆。教室里的學生不是回家就是去外面吃飯了,只有李爽在外面買點飲料和面包回來啃。這時班級門口來個漂亮女生,一腳把門踢開,站在外面大聲喊:“誰叫謝文東,你給我滾出來!”

        教室里李爽正一手拿可樂一手拿著面包,剛喝一口,被這突然的一聲嚇一跳,口里的飲料噴了一地。“媽的,這是誰不要命了?”把可樂和面包放在桌子上,低頭把桌子下的棍子拿起來向教室外走。

        “草,還有人敢來‘踢館’啊!你要是想死你他媽直……”李爽邊走邊罵,到了門口一見踢門的女生罵不出來了。心想:我靠,哪蹦出個妞,真‘養眼’啊!

        李爽手里的棍子趕快藏到身后,把自己認為最迷人的笑容擺在臉上,帥氣的甩甩頭說:“嗨~~~姐姐找謝文東干什么?”

        那女生上下打量打量李爽,心想這人怎么一臉壞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嘴一撇說:“你就是謝文東嗎?”

        李爽呵呵一聲,兩腿交叉,一手拄著門框說:“我就是謝文東……”李爽本想說‘我就是謝文東的小弟’,可他剛說完‘東’字,那女生眼一瞪,抬腳踢在李爽的小弟弟上。把李爽痛得跳起半米高,棍子也仍了,雙手捂住下體,在原地不停的蹦。女生不一不饒,在李爽身上一頓亂踢,力量雖不大,但李爽還是痛得直咧嘴。本想還手,但一見女生生氣的樣子,李爽暗嘆:今天算我倒霉吧,誰能對這樣漂亮的女生動粗!

        李爽沒辦法,只好往教室里跑,嘴里大喊:“東哥!別睡了,我快讓母老虎踢死了!哎呀~~~媽呀~~!!”剛喊完屁股上又多了倆鞋印。心里這個委屈啊,沒招誰沒惹誰,平白挨了一頓皮鞋。

        睡得正香的謝文東被李爽的高音和慘呼聲震醒,睡眼朦朧的坐直身體,兩眼直,人是醒了,大腦卻在休眠狀態。見謝文東終于醒了,一邊躲女生的飛腳一邊大喊:“姐姐,別踢了,我不是謝文東,他是!”說著向正呆的謝文東指去。

        女生順著李爽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一震:怎么是他?轉頭對李爽大聲:“他是謝文東?”

        李爽真是怕了,連連點頭說:“沒錯,他就是。有什么事你找他吧!”說完揉揉屁股找個椅子坐下。

        那女生來到謝文東面前,問道:“你真的是謝文東嗎?”后者沒有反映。李爽好奇看著。

        女生翻翻白眼,大聲問:“你是謝文東嗎??”后者還是沒有反映。李爽嘴角向上挑起。

        女生急了,大喊道:“你是不是謝文東啊???”后者‘騰’站起來,一把把女生抱住,‘啊’女生嬌呼一聲,李爽瞪大眼睛,眼珠都快飛出來了。接著謝文東一用力,把女生橫著甩了出去。‘啊~~’隨著女生的喊叫,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半天才爬起來,不敢相信的瞪著謝文東。后者又坐回椅子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見女生眼睛都快噴火了,李爽趕快來的謝文東旁邊,怕一會女生把他踢死。搖搖謝文東的身子大聲說:“東哥,你怎么了?”心里想起出院時醫生的囑咐:低血糖患者在睡覺時被打擾會表現暴躁情緒。

        被李爽一頓搖晃,謝文東才算真正醒過來,見李爽還在用力的搖,大聲說:“你要是想死就繼續搖吧!”嚇得李爽趕快把手收回來,小心問:“東哥,你真醒了嗎?”

        “廢話!難道是鬼在和你說話啊!”謝文東哈嘁,感覺身上不對勁,突然看見一旁有個漂亮女生正用殺人的目光盯著自己。“高慧玉!”謝文東驚呼一聲,滿臉笑容的走過去,“學姐你怎么來了?”

        “我來很久了,還被你熱情的摔在地上呢!”高慧玉一臉怒氣,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這……這不可能吧!我怎么能把學姐摔在地上呢?我一點都不知道!”謝文東帶著疑問回頭看李爽,后者很肯定的點點頭說:“東哥,剛才確實是這么回事!”

        謝文東聽完,肩膀一低,小聲說:“學姐剛才真是對不起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時我可能神志不清才對你……我請你吃飯賠罪吧!”

        “哧”高慧玉一翻眼,“誰稀罕你的飯啊?我問你,你真是謝文東嗎?”

        謝文東一點頭說:“學姐,我是不是那里得罪你了?”

        高慧玉說道:“對!我想問問你,你為什么和我姐姐過不去?”看著眼前這個叫自己學姐的男孩,心里不是滋味,就是他把姐姐氣得一夜沒睡覺,但是一見面,心里再也恨不起來了。

        謝文東腦筋一轉,知道高慧玉說的姐姐是誰了,兩手一攤說:“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我希望學姐不要管!”

        聽完謝文東的話,高慧玉心里一痛,怒聲說:“為什么我不能管!我姐姐的事我都能管。你是誰啊,憑什么命令我!”

        這時教室里6續有人回來,進來后都滿臉奇怪的看著他倆。謝文東心里嘆口起,拉住高慧玉的胳膊說:“我們去外面走走吧。正好我餓了得吃點東西。”說完不管高慧玉愿意不愿意,拉著她向外走去。

        走出學校一段距離,謝文東把手松開,正色道:“其實我和你姐姐的關系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壞,雖然打過一架,但都過去了!”

        高慧玉被謝文東拉住胳膊走了這么遠,臉色有些紅暈,輕聲問:“那以后你還會可我姐姐打架嗎?”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應該沒有打架的機會了!”

        高慧玉心里一寬,道:“哼!你和姐姐打架我二哥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就有你好受了!”

        謝文東奇怪的問:“你二哥是誰啊?”

        高慧玉呵呵一笑,調皮的眨眨眼說:“我不告訴你,反正他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宜搜小說www.ysxiaoshuo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http://www.fejgpd.live/28_28062/101240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