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看 > 超凡傳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沐筱音的背景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沐筱音的背景


        米小經也很無奈,他都沒敢完全收起青木陣,只是讓青木陣處于隱匿狀態。

        這也是要消耗靈石的,可米小經不能收起,一旦收起,再啟動就需要一點點時間,而這點時間,足夠陳守義讓他喘不過氣來,別想再啟動大陣。

        只有隱匿狀態,一手法訣,或者一句咒訣,就可以啟動對敵,這樣才能應對突發的狀況。

        當陳守義逃掉,米小經就等于被困在了匯泉別院,他哪里都不能去了。

        一旦外出,就很可能面對陳守義的攻擊,米小經相信,陳守義再次出手,一定就是竭盡全力,不會讓自己有任何機會逃脫。

        這日子就真的難了。

        當青木陣處于隱匿狀態的時候,整個前院就顯露出來,沒有大陣的籠罩,也就沒有了任何幻象,整個院子還是原來的樣子,剛才的大戰,根本就沒有影響到前院的一草一木,青木陣的神奇,讓米小經也嘆為觀止。

        不愧是元嬰期修真者煉制的陣法,竟然如此厲害,米小經心里明白,自己還沒有實力完全發揮青木陣的威力,就算這樣,也打得陳守義毫無辦法,最終只能逃走。

        這時候,張柯帶著一幫人跑了出來,幾個孩子臉上全是興奮,倒是張柯和沐筱音臉上流露出擔心的神情。

        張柯道:“你沒事吧?”

        米小經搖搖頭,說道:“暫時沒事,以后可就難說了……”

        沐筱音道:“是誰那么大膽,敢來欺負我們?”

        米小經早就發現,沐筱音和陳守義的關系不一般,他也不想隱瞞什么,說道:“是陳守義……他要抓我,逼問煉丹古法。”

        “什么?陳老頭?怎么可能啊!”

        米小經點頭道:“他殺了洪清……”

        沐筱音目瞪口呆,這可是大事了,要知道洪清是宗門的煉丹師,他被殺死,絕對是宗門的一大損失。

        培養一個丹師,需要宗門耗費大量的資源,經過很多年的成長才有可能,對于宗門而言,這個損失簡直不可忍受。

        “他……陳老頭怎么敢啊!”

        張柯道:“我也看到……他殺了洪清。”

        羅伯卻興奮道:“小米哥哥,你打敗了他!”

        米小經苦笑道:“不是打敗,而是他逃了。”

        羅伯開心道:“還是被打敗了啊,不然怎么會逃,小米哥哥,你太厲害了。”他是無條件的崇拜米小經。

        幾個孩子都一樣,對米小經很是崇拜,聽到米小經竟然打敗了一個長老,臉上都露出驚嘆的神情。

        衛福笑道:“我就知道小米哥哥最厲害了……”

        米小經擺手道:“好了,別說了……”他臉上的苦澀大家都能看到。

        羅伯道:“小米哥哥,你都打敗他了,還擔心什么?”

        米小經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并不是靠著自身實力打敗的陳守義,而是靠著青木陣的威力,少了青木陣,他根本就不是陳守義的對手。

        實力不夠,僅憑著陣法,真的是不行的,這點米小經清楚,汪為君清楚,其他人卻不明白。

        沐筱音道:“我去找老頭說,讓他不要來欺負我們……”

        米小經道:“師姐別去,他現在就是瘋子,你去一樣會被他抓住,用來脅迫我。”

        沐筱音道:“他敢!”

        米小經都呆住了,他不明白沐筱音有什么樣的底氣,竟然可以和陳守義這樣說話,要知道陳守義可是結丹老祖,草仁堂的長老,而沐筱音只是一個凡人,現在雖然是衍修,可根本就沒有什么實力可言。

        汪為君卻琢磨出一點滋味:“小丫頭不簡單,應該有什么厲害的背景吧。”

        米小經道:“什么背景可以壓制住結丹老祖?”

        汪為君道:“沐恒遠!”

        米小經再次愣住了,他驚訝道:“大長老沐恒遠?”

        汪為君道:“這樣就能解釋,她為什么敢稱呼陳守義為陳老頭了。”

        “那她去說,能管用?”

        “不,不但不會管用,而且會落入他手中來威脅你,陳守義已經撕破了臉,他就算真的殺了沐筱音,宗門也會保他的,草仁堂的丹師不多,死一個少一個,我想作為宗門的高層,會考慮的更多。”

        米小經頓時明白了,死一個凡人沐筱音,對宗門并沒有損失,哪怕她背后站著某個宗門高層,最終也只能放棄。

        為了一個凡人,而殺掉一個結丹期修真者,還是一個煉丹大師,對于宗門而言,真的不劃算,殺掉陳守義,是宗門的大損失,死掉一個沐筱音,對宗門沒有影響,如何選擇,宗門高層很容易就能做出決斷。

        米小經這才對沐筱音道:“千萬別去說,你就當沒有發生這件事,他應該不會主動對付你,師姐,你可以幫我們忙,去外面探聽消息。”

        汪為君提醒道:“讓丫頭去探聽情況沒有問題,但是注意避開陳守義,這家伙現在是瘋狂狀態,一定會尋找你的漏洞,嗯,最好讓她避開草仁堂。”

        米小經道:“師姐,一定要避開草仁堂,避免和陳守義見面。”

        沐筱音說道:“好吧,好吧,我會避開他的,討厭的老頭,為什么要欺負人啊!”她還是不明白,米小經和陳守義之間,已經是你死我活的狀態了。

        其實,沐筱音和陳守義接觸并不算很多,陳守義大部分時間,都將心思放在修煉和煉丹上,很少有空理會她。

        只不過沐筱音被陳守義的和善迷惑,平時陳守義見到她,很少有嚴厲的一面,基本上屬于哄著她,也不大管她的事情,以至于沐筱音從來不覺得陳守義可怕。

        沐筱音說道:“我去找朋友……”

        米小經道:“探聽情況后立即回來,你最好和朋友建立一個聯絡,一旦有什么變化,用紙梟來傳遞消息。”說著遞給沐筱音一疊紙梟,這玩意雖然不貴,低級修真者用的卻不多,畢竟還是要花費一些靈石的,不是重要的事情,沒人會用紙梟傳遞信息。

        沐筱音也不多說,接過紙梟就離開,這紙梟已然經過處理,一旦飛回,可不是落在沐筱音手里,而會落在米小經手里,這點沐筱音心里也很明白,沒法子,誰讓她不能修真呢。

        張柯看著沐筱音離開,這才問道:“我們該怎么辦?”(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http://www.fejgpd.live/18_18467/73218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ejgpd.live。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ukan.com
江西大乐近30期走势图